本文禁止轉貼至其他網站

郁子於2006年5月2日完稿

邊看太祖秘史邊聽モリナオヤ「夕空の紙飛行機」

 

    繽紛豔麗的色彩饗宴輔於柔和清新的音樂,高潮迭起的劇情佐於抑揚頓挫的旋律。此時此刻,「夕空の紙飛行機」繞耳於我,不禁使我想像幕之內一步傍晚在河邊奔跑練習的情景,偶爾望見河邊嬉戲的孩童,手裡玩著紙飛機,翩翩飛舞。當然在動畫裡沒有這樣的場景,只是隨著歌聲會讓我做出如此的想像。

 

    各位可曾邊聽動畫歌曲,隨著曲調和歌詞配合故事內容恣意幻想又或者是回想起某個令你印象深刻的精彩畫面呢?在華視未播第一部雙語動畫「SLAM DUNK」(灌籃高手)之前,我從未注意過動畫音樂的存在,從喜歡上灌籃高手的音樂開始,便踏上了我的動畫音樂收藏之路。各位是從哪部動畫開始蒐集自己喜歡的動畫音樂呢?

 

    動畫配樂是故事的縮影,是一幅音樂圖畫,它可以提醒你去懷念那拍案叫絕的爾虞我詐、那焦急徬徨的迫切危機與刻骨銘心的海枯石爛。每當我想起某部我曾經看過的動畫時,我就會拿出它的原聲帶來聽聽。每當我聽到鋼彈W裡的抒情長笛就會想起莉莉娜一人獨自站在陽台眺望遠方的場景,她在等待什麼人呢?是冷酷無情的希洛還是親愛的哥哥傑克斯?又或者每當犬夜叉激昂的鼓聲響起,就會想起犬夜叉與奈落決鬥的場面。也許是對餓沙羅鬼那恐怖駭人的能面印象太過深刻,每次看到電視其他節目中的能樂出現時就會讓我想到餓沙羅鬼原聲帶封面上的那兩張出淵裕設計的面具。

 

    隨著自己聽動畫配樂多了,使我逐漸領悟到配樂形式與劇情之間的關係,所以我寫了一篇「BGM」。在看動畫的同時會去特別聆聽,然後同樣類似的故事場景,不同的配樂家會用什麼樣的樂曲形式、演奏方式來呈現。齊藤恆芳喜歡用小提琴的輕快拉弦,和田薰喜歡用震撼人心的鼓動,配島邦明喜歡用抽象詭異的的電子管弦來表現戰鬥的場景;而這三位配樂家卻同樣喜歡用清亮莊嚴的人聲來表示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事物,對伊列塔瑟的祈禱,對羅德斯島眾神的崇高及對南海奇皇的膜拜。

 

    同樣地,隨著自己聽愈來愈多的動畫歌曲,也使我慢慢了解到主題歌歌詞與故事之間的關係,所以我寫了一篇「動畫歌曲的形式與發展」。當電視開始播放的片頭歌聲響起,就會去看歌詞的涵義是否與故事主題一致,又或者是描寫故事中某位主角的心境或夢想。海賊王的主題歌「ONE PIECE」跟故事標題一樣的名稱,讓人一聽就知道它歌詞就是配合故事主題描寫海賊尋寶;蒼穹之戰神主題歌「香格里拉」則是描寫主角人物心中追求的樂園。早期動畫歌歌詞簡單,往往歌名就是動畫標題,隨著商業競爭及媒體多元化,動畫歌曲也變成流行樂壇的促銷手段;然而這樣的商業歌曲如果與動畫故事風格不搭調,不僅得不到共鳴還抹煞了歌曲本身的趣味性,使得原本好聽的歌一旦把動畫聯想在一起,就覺得失色不再好聽,化學超男子為鋼彈SEED DESTINY唱的主題歌就是如此。

 

    因為聽動畫音樂,促使我想去了解一些基本的音樂常識,所以我花時間去找,去買相關的音樂書籍來看。雖然我不是學音樂的,但本著對歷史的興趣,使我養成凡是我有興趣的東西,我都會想要去了解它的歷史淵源。因為頭文字D,我買了一本電子舞曲聖經,因為餓沙羅鬼,使我去買成田美名子的〝能劇美少年〞,想了解什麼是能劇。

 

    音樂可以使音樂家不朽,也可以使作品長存。一部看似平凡無奇的作品也會因為劇中的美妙音樂而永恆不朽。安德烈‧洛伊‧韋伯的「歌劇魅影」使卡斯頓‧勒胡的小說名垂文史;同樣地,動畫配樂大師久石讓配樂的作品或許也會使該作品永恆不朽,久石讓為宮崎駿動畫配樂奠定他大師級的地位,所以只要是他配樂的動畫,必然會為該動畫增色不少,使該部動畫成為受歡迎的作品。

 

    就如同我之前的文章「喜歡動漫畫的理由」所述,喜歡聽動畫音樂就只是純粹聽它的曲調覺得好聽就聽,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通常也不會去注意歌曲本身的意義。剛開始我喜歡聽灌籃高手的音樂也是如此,只是在聽動畫音樂的過程中漸漸讓我體會到上述的樂趣。對現在的我來說,聽音樂不光只是聽旋律而已,有時還會去分析、比較,發現其中的樂趣。各位是抱持什麼樣的心態去聽動畫音樂呢?

創作者介紹

郁子的休閒小站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