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禁止轉貼至其他網站

日本官方網站:http://wwwz.fujitv.co.jp/galileo/index.html

緯來官方網站:http://japan.videoland.com.tw/channel/galileo/default.htm

日文維基百科:http://ja.wikipedia.org/wiki/%E3%82%AC%E3%83%AA%E3%83%AC%E3%82%AA_(%E3%83%86%E3%83%AC%E3%83%93%E3%83%89%E3%83%A9%E3%83%9E)

中文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A5%9E%E6%8E%A2%E4%BC%BD%E4%BF%90%E7%95%A5&variant=zh-tw

播出時間:2009年6月23~26日、6月29日~7月3日、7月6日(週一至五晚上9點到10點)

7月11日晚上9點到11點播出特別篇及電影版「嫌疑犯X的現身」

 

 

一位物理天才,一位警察菜鳥,因為警察前輩的介紹而彼此相遇,匪夷所思的案件,裝神弄鬼的現象,超能力的謎題,各種警方無法破解的刑事案件,男主角湯川學憑著敏銳的觀察力及過人的物理天賦,一一破解那常人難以理解的犯罪手法。

 

任何一種犯罪手法都可以用一套科學理論來解釋,這是本劇要表達的故事精神,那些怪力亂神的犯罪說詞,不過是兇手擾亂偵查方向造成警方誤判的一種掩飾、一種藉口罷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妖魔鬼怪殺人,只有人殺人,是存在於人們心中的魔鬼驅使兇手犯下罪惡。

 

第一章劇情:

時田金屬工廠的雷射切割工人金森龍男(唐澤壽明飾)因為無法忍受三位19歲的年輕人晚上經常在住家附近的公園喧鬧打擾自己說故事錄音,遂利用自己工作場所的雷射切割機及在通往公園的各街頭電線桿上放置反射鏡,在家裡利用手機網路連結工廠雷射切割機的控制電腦發出二氧化碳雷射光折射,造成其中一位在公園喧鬧的年輕人頭部燃燒死亡。

 

女警內海薰因為同事草薙俊平的介紹前往帝都大學向綽號怪咖伽利略的物理系副教授湯川學請教公園人體燃燒死亡事件的謎團,湯川觀察公園的雷射燃燒痕跡、探訪時田金屬工廠時發現雷射切割機及二氧化碳氣瓶,還有案發現場小女孩描述三個月以來經常在電線桿上看到紅繩子(雷射光),湯川根據這些線索進行雷射切割機發出雷射光折射的人體燃燒實驗,證明了金森龍男是利用此種手法預謀殺人的兇手。

 

觀後感:

因為無法忍受別人的吵鬧就把別人給殺了,並且認為那些年輕人是餿水把他們殺了也無所謂的這種想法,虧金森龍男還是位盲人朗讀義工,根本就是偽善者,他當盲人朗讀義工只是因為興趣,跟慈悲心沒有關係。

 

遇到這種喧鬧吵到鄰居的情況,其實只要鄰居間守望相助,大家一起出面強制驅離那些年輕人,那些年輕人也就不敢再來鬧事了,不需要用殺人來解決問題。

 

因為鄰居不合作,大家忍氣吞聲,不積極把那些鬧事的年輕人趕走,以致於讓人忍無可忍而犯下殺機。

 

湯川學是不折不扣的科學家,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用科學邏輯來看待,似乎是個過度理性不在乎感情的人呀!對於物理實驗異常地執著且追根究底,女主角內海薰說他是OTAKU(御宅族),意指他對實驗的認真且不重視旁人情感的處事態度,這是御宅族的特質之一,御宅族對於自己感興趣的事物會十分專注而且會永無止盡地不斷去學習了解。

 

緯來日本台把OTAKU翻譯成宅男其實是不正確的,可見翻譯者分不清楚御宅族與宅男的區別,以為這兩者同義所以就翻譯成時下流行的宅男這個詞語。

 

 

第二章劇情:

在貿易公司上班的28歲OL長塚多惠子被人發現遭人勒斃陳屍家中,案發時間是9月22日下午1點至4點之間,而住在陳屍公寓附近的8歲小男孩上村忠廣(今井悠貴飾)因為感冒發燒請假沒去上學在自己房間窗外看到有輛紅色車子停在河對岸並把它畫下來,然後與父親上電視台通告謊稱這幅畫的景象是忠廣因為生病睡覺時靈魂出竅飛出窗外看到的,而這輛紅色車子的車主栗田在案發的9月22日當天正好有跟死者約見面,因此被列為嫌疑犯接受警方質詢。

 

對於靈魂出竅看到車子感到不解的內海薰前往帝都大學尋求湯川學的協助,湯川與內海來到上村家中觀察窗外視野以及湯川自己到上村家隔壁的工廠尋找證物時發現一支壞掉的雨鞋,並且透過内海同事栗林得知9月22日當天下午工廠有發生液態氮外洩的工安意外,因此讓湯川了解到忠廣會在自己房間窗外看到被工廠遮住視線的河對岸紅色車子是因為零下200度的液態氮外洩與工廠打開大門後跑進來的熱空氣對流所引發的海市蜃樓現象,因此洗刷栗田是兇手的嫌疑。

 

事後內海及同事找到真正的殺人兇手,原來死者是兇手的外遇對象,兩人發生口角爭執時兇手將死者勒死。

 

觀後感:

現實社會新聞不時會看到與外遇對象起爭執殺死對方,夫妻吵架把對方殺死,三角戀殺死情敵,情侶鬧分手殺死對方........等等這些層出不窮的情殺事件。

 

得不到對方的愛就把對方殺死;或是無法包容對方、無法解決婚姻問題,衝動之下就把對方殺死。佔有慾強的人很容易在衝動之下犯下難以彌補的大錯,而本劇的小男孩知道爸爸賺錢辛苦,為了能夠多賺點錢就跟爸爸一起說謊,捏造靈異現象引起大眾好奇得到意外之財,利用兇殺案來欺騙大眾賺取金錢,他們只是捏造目擊證據的過程並沒有捏造證據本身,所以還不致於構成犯罪行為。

 

本劇上村父子利用靈異現象引起觀眾注意賺錢的手法,就像坊間的神棍裝神弄鬼騙取信徒金錢一樣。科學講求理論根據,靈異現象究竟是否為真端看個人的宗教信仰,有人相信有人不相信。古人因為不了解有些自然現象是物理及化學變化產生的結果,遂想像成那是背後有神明或魔鬼操縱的緣故,而有所謂宗教信仰或巫術的產生,隨著科學的發達,許多古人無法解釋的靈異現象才一一被科學理論所破解,但仍有一些是科學無法解釋的。

 

本劇男主角湯川學是個無神論者,他只相信科學不相信怪力亂神,所以遇到一些科學難以解釋的事情時他就特別感興趣,想盡辦法要用自己專長的物理學去破解警方無法解釋的離奇刑事案件。

 

 

第三章劇情:

湯川的學生村瀨的姊姊神崎彌生(廣末涼子飾)跑到帝都大學請湯川幫忙找失蹤一週的丈夫神崎直樹,湯川打手機請內海幫忙找人,彌生懷疑自己的丈夫被監禁在已過世的老婆婆高野秀的家裡,所以丈夫失蹤後彌生每晚跑去高野家監視高野家人的一舉一動,發現他們每晚八點到九點一定會離家出去,有次彌生趁他們出去偷溜進高野家卻聽到一陣怪聲,所以他懷疑自己的丈夫是被關在高野家的某處所以急忙找警察幫忙找人。

 

有天晚上內海跟著彌生趁著高野家人八點離開時偷溜進高野家調查卻遇到地震,兩人嚇得以為屋裡鬧鬼,難道是彌生丈夫的鬼魂作祟?所以高野家裡到處都是避邪符咒。內海將此事告訴湯川,湯川隨後白天也跟著內海到高野家調查。湯川觀察高野家的地理位置之後請內海幫忙調閱高野家興建前後的房屋建地圖,發現高野家地下設有熱水管通過的孔蓋。湯川通知熱水公司在下午三點時進行作業,就在此時內海與湯川前往高野家發生地震,證明了這是因為地下水管引起的共振現象所導致的地震,並且翻開位於孔蓋位置的地版發現神崎直樹的屍體,原來是因為孔蓋附近的土地因為埋藏屍體的影響引起共振造成房屋震動。

 

高野婆婆的姪子因為欠下大筆債務想找姑姑幫忙還債卻意外被討債人近藤拉扯威逼引發心肌梗塞死亡,正好此時神崎直樹前來高野家探視婆婆,為了不讓神崎發現婆婆被殺的事實,所以近藤將神崎殺死將他埋在孔蓋附近的地下澆上水泥意圖毀屍滅跡。

 

婆婆生前留給神崎一把銀行保險箱的鑰匙,婆婆的遺囑裡指定神崎直樹為她的遺產繼承人,這份遺產最後由懷孕四個月的妻子神崎彌生繼承。

 

觀後感:

因為沉迷賭博還是某種原因向地下錢莊借錢結果債務愈滾愈大到最後討債人找上門來要錢卻無力償還只好找親戚幫忙,沒想到卻造成兇殺案。

 

有錢能使鬼推磨,沒錢能把人逼死,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如果心存善念、不存貪念,慈悲為懷,多做善事,那麼或許就會像劇中的神崎直樹先生一樣,好心有好報,沒想到身後還能繼承一筆原本不屬於自己的婆婆的遺產。

 

若能安份守己,慎重理財,豈會走頭無路到把人逼死的地步?然而世事難料,就算自己安份守己如劇中的高野婆婆,卻也避免不了受到家人牽累而死於非命,只能說運氣不好身不由己。

 

家人的牽絆固然重要,但當這份牽絆變成危險的毒藥時就要冷靜下來想辦法去化解去避免,特別是在金錢及感情糾紛的處理上要謹慎小心,否則就會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

 

對於神崎先生及高野婆婆這樣的好人無辜被陌生人害死,內海感到十分難過,有的人就是這麼倒楣,白白冤死,這就是現實,好人不一定死得其所,壞人不一定得到懲罰,雖然宗教都在告訴我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然而在科學家眼中這或許不過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藉口罷了。

 

 

第四章劇情:

女大學生篠崎在家中游泳池游泳時心臟麻痺死亡,警方原本判斷是意外但是內海發現屍體胸口有瘀青於是懷疑是他殺便去詢問湯川,湯川原本也毫無頭緒,但是在到四谷工科大學做物理演講時遇見研究生田上昇一(香取慎吾飾),田上之後跟湯川見過幾次面並告訴湯川關於物理研究與醫療結合還有將來想到武器公司工作發明致命殺人武器的事情使湯川開始懷疑田上就是殺人兇手。

 

內海調閱最近幾個月因為心臟麻痺死亡的案例,發現其中兩位死者具有與女大學生同樣的特徵,即身上都有瘀青痕跡而且死者生前都很健康。內海在到四谷工科大學調查女學生命案時認識田上並詢問他女學生命案被殺的可能線索。田上為了不讓內海查出自己是兇手於是計劃騙她去洲際飯店渡假然後在她飲料中下安眠藥準備趁她在浴室睡著時教唆他人殺她。

 

湯川的研究助理栗林偶然在研究室地上發現內海掉落的田上送她的矽晶飾品,矽晶圓是超音波工具的使用材料,於是湯川想出了田上是利用超音波在水中引起的氣泡造成人體心臟麻痺的殺人手法,並察覺內海的渡假不對勁,於是聯絡警方趕往洲際飯店救內海並當場逮住現行犯及準備逃亡的田上。

 

觀後感:

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而殺人,把人當做實驗品,以社會道德的觀點而言這是不人道的行為,但是我們都知道科學家經常拿白老鼠來做各種科學實驗,如果說人有人權,那麼其他動物有沒有動物權呢?因為法律是人類制定的,所以法律只有自私地保障人類而不去在乎其他動物的權利,直到最近人類開始注重生態保育的問題,才逐漸立法保障其他動物生存的權利。

 

任何科學理論的建立都必須經過實驗證明其正確性,然而實驗就必須要有所犧牲,而人體實驗的對象不是重症患者就是十分健康的人,並且是採取自願性的,要有副作用的心理準備。人體實驗必須是在對方自願的情況下進行,即便是發明殺人武器,在法律的約束下就不應以人為實驗對象,而是在法律認可的實驗用動物之下進行。

 

我希望人類的武器永遠都不要創新不要進步,最後只會帶來世界末日自我毀滅的結果。

 

田上不把殺人當一回事,並且認為發明殺人武器並沒有什麼不對,不過是自己的研究興趣罷了,在田上的眼中不存在道德兩個字,而湯川也惋惜田上的腦袋用錯了地方,科學家為了自己的興趣做實驗無可厚非,但仍必須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進行。

 

 

第五章劇情:

11月5日傍晚飯店服務生發現矢島忠昭被絞死陳屍在618號房間,命案發生的同時房間附近門外正好工人正在進行管線檢修,因此判斷是一樁密室殺人事件,警察在案發現場找不到任何兇手留下的指紋及行兇證物,但是飯店對面辦公大樓有位員工目擊到案發房間出現兩次鬼火。

 

內海與湯川在案發之後拜訪矢島家,因為警方發現矢島忠昭生前保了大筆金額的人壽險,所以懷疑矢島太太矢島貴子(水野美紀飾)為了詐領保險金殺死自己的丈夫。矢島太太在湯川及內海面前謊稱她不知道鬼火的事情,事後矢島的女兒來到帝都大學告訴湯川案發前一晚在自家的琉璃工房看到鬼火並把此事告訴媽媽,但是媽媽謊稱說不知道,懷疑媽媽了解案情刻意隱瞞,希望警方盡早破案。

 

之後內海再度來到矢島家探查琉璃工房是否有可疑證物,到學校找湯川時偶然在射箭練習場看到一射入魂四個字,這四個自同樣在矢島家的琉璃工房看過,因此讓湯川破解這樁密室殺人案。其實矢島忠昭是利用箭靶上弓弦上面放置琉璃的燒製工具把弓弦燒斷產生火花,利用弓弦的拉力把自己絞死,並且在自殺前囑咐自己的妻子在隔天早上前來飯店清理掉自殺用的工具及證物,製造他殺假象,好讓母女倆可以領鉅額保險金擺脫貧窮過更好的生活。

 

觀後感:

這一集劇情又再度印證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成語,矢野爸爸因為渡假小屋經營不善生活貧窮難以養活家人,遂想到犧牲自己性命製造他殺假象的方式,以為只要自己死了就可以讓家人領保險金過好日子。

 

社會上不時出現這種詐領保險金的謀殺或自殺案例,不勇於面對現實解決問題,只想用自己死或殺別人來不勞而獲。自殺並不能解決問題,家人並不會因為你的死所得到的錢而感到高興,反而是無限的感傷及悔恨,一輩子難以抹滅的陰影。

 

結局最後矢野爸爸的目的沒有得逞,矢野太太領不到保險金只好結束經營渡假小屋帶著女兒回娘家住。如果不用自殺,轉業嘗試另一種不同的賺錢方法,是否就會改善貧窮的現況呢?矢野爸爸連試都不想試,連努力都不想努力,只想逃避現實用自殺詐領保險金來解決問題。

 

矢野父母從來沒有試著去了解女兒內心的真正感受,因為女兒有氣喘而決定搬到偏僻郊外經營渡假小屋結果經營不善生活困頓,但其實這並不是女兒真正想要的,矢野父母總是一意孤行地用自己以為為對方著想的方式強迫對方接受,導致女兒的反感。父母在為子女作任何決定前要先與子女溝通,不是強迫子女接受,才不會引起家庭爭執及不必要的誤會。

 

 

第六章劇情:

內海小學同學坂木八郎在自己算命的水缸裡看到森崎禮美(堀北真希飾)留給他的字跡:「來見我吧!我會打開房間的窗戶讓你進來」,於是坂木到禮美家從窗戶偷偷潛入禮美房間正好被禮美的媽媽森崎由美子逮個正著便拿起獵槍射殺坂木沒成功,讓坂木即時逃走。

 

內海與湯川拜訪禮美家,由美子告訴他們禮美並不認識坂木,但是內海記得小時候坂木在作文裡寫他的夢想就是要娶禮美為妻,然而寫那篇作文的當時禮美還未出生,難道坂木有預知的超能力嗎?

 

為了躲避警察追捕,坂木逃到海邊碼頭並打電話給內海請她到碼頭的其中一艘漁船找他,內海到碼頭找坂木卻沒想到湯川跟隨在後被坂木發現,於是坂木將他們兩人關在漁船裡逃走,就在逃亡途中還是被警方發現逮捕,內海與湯川透過內海手機簡訊將手機丟到船外請警方前來救援而回到警局。

 

內海想起小時候常跟坂木一起到畫家北野宗平的住處玩耍,北野太太當時還懷著身孕,於是和湯川一起到荒廢的北野家尋找線索,湯川在北美家找到禮美家的畫、內海小時候的畫像及娃娃車,於是破解了坂木預知能力的謎團。

 

原來17年前森崎由美子與北野宗平發生婚外情而懷孕,當時內海與坂木看到懷孕的北野太太其實是森崎由美子兩人決定替孩子取名為森崎禮美,因為北野宗平得不到自己親生女兒便把內海當作親生女兒看待為她畫了一些畫像,在畫像旁邊署名森崎禮美,因為坂木兒時的記憶錯誤把內海看作森崎禮美,所以才會有預知能力的錯覺。

 

禮美找過坂木算命,坂木以為禮美就是他兒時記憶中命中註定的女孩於是三番兩次地跟蹤她,也因為這樣讓由美子知道坂木就是當年經常到北野家玩耍的小孩,為了不讓自己的婚外情暴露出來讓自己的丈夫知道女兒不是親生的事實,所以由美子想製造跟蹤狂私闖民宅出於防衛誤殺的假象謀殺坂木滅口。多年前北野的死亡其實也不是意外,為了爭取女兒監護權,北野到森崎家找由美子談判卻遭到由美子用意外的假象殺害。

 

到此真相大白,坂木八郎也獲得警方釋放。

 

觀後感:

做錯事不敢承認,為了掩藏自己的婚外情錯誤不惜殺人,企圖永遠泯滅真相,然而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終究還是讓湯川找到破綻而讓由美子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

 

人要犯錯很容易,承擔錯誤卻很難,有些人就是死要面子,明明犯錯的證據擺在眼前,卻還是想盡辦法找一堆理由辯解自己沒有過錯,當別人指責你的錯誤時就應該要反省自己為何會犯錯,並且要誠懇地向對方道歉,這才是大丈夫的作為,只有誠心誠意地道歉,對方才會寬恕你的過錯。

 

森崎由美子因為婚外情良心不安又不敢向丈夫表白,又不想女兒被北野搶走,所以殺害北野,又因為害怕坂木的出現會暴露婚外情的事實,又想謀殺坂木,一再地逃避現實,一再地犯下錯誤。如果由美子能勇於向丈夫承認自己以前的出軌,也許丈夫會看在夫妻的情份及勇於認錯的份上原諒她吧!

 

從第五集及第六集的劇情讓我們了解,不可以逃避現實,逃避現實不能解決問題,甚至可能犯下更大的錯誤,讓一開始的小錯變成大錯到無可挽回的地步。

 

 

第七章劇情:

食品工廠老闆菅原向湯川的研究助理栗林說自己的外遇對象瀨戶冬美在自家正對面的飯店房間上吊自殺是自己在案發前一週就預知到的現象,案發前一週他騙老婆靜子(深田恭子飾)說出差實際上是到樓上朋友家看A片,當時就看到對面房間有人上吊但是電燈突然熄滅。

 

案發當晚瀬戶冬美在上吊前打電話給菅原,要菅原看向窗外對面自己上吊的房間威脅菅原趕快跟老婆離婚否則就要上吊自殺,原本瀬戶冬美的上吊自殺只是演戲不是真的要上吊,卻沒想到峰村在上吊的吊桿裡做了手腳弄假成真,導致瀬戶冬美上吊自殺身亡,案發之後峰村趕緊跑到飯店將行兇證物帶走,這是半年前發生的事情。

 

栗林請湯川及內海幫忙調查此案,湯川及內海到飯店詢問目擊此案的清潔工,清潔工說案發當時峰村告訴他309號房有人自殺要趕快開門救人,打開房門就發現瀬戶冬美上吊的屍體。湯川問清潔工案發當天飯店是否有停電,清潔工說沒有。

 

湯川去訪問菅原的前妻靜子關於案發前一週有人上吊的事情,靜子說當時在睡覺不知道,然後又與內海到峰村工作的機器人工廠問他案發當時的情形,湯川在機器人工廠發現ER液體,確認了是峰村在瀨戶冬美上吊的槓桿裡裝ER液體並加以通電凝固,導致瀨戶冬美無法拉下槓桿脫身而死。菅原一週前看到的上吊自殺是冬美的上吊預演,因為讓ER液體凝固所需的電壓比較高而導致房間電線短路熄燈。

 

過了幾天警方在河邊發現峰村溺斃的屍體,這時湯川及內海才發現真兇另有其人,警方開始調查峰村的人際關係,查出峰村與菅原前妻靜子關係並不單純,懷疑真兇就是靜子,於是設下菅原上吊自殺的陷阱,引誘靜子露出馬腳,菅原向靜子謊稱自己得癌症不久於人世,希望在過世前能與靜子在一起幸福生活然後把遺產留給她,靜子聽到後馬上前來阻止他上吊,關掉上吊槓桿的電源並試圖拉下槓桿救菅原,由此證明靜子與峰村共同謀殺瀨戶冬美。

 

靜子被警方逮捕後說出實情,靜子為了貪圖金錢請峰村介紹黃金單身漢菅原給他,然後嫁給菅原,又另外請冬美幫忙當外遇第三者,以外遇為由要求離婚取得大筆贍養費,峰村為了償還賭債與靜子合作,安排冬美上吊自殺威脅結婚的戲碼殺冬美滅口,事成之後峰村可得到部份贍養費,然而靜子想獨吞贍養費所以又殺峰村滅口。

 

觀後感:

這一集又印證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成語,峰村為償還賭債殺人自己也被殺。最毒婦人心,靜子為了錢用自己的美貌誘惑他人騙取贍養費而殺人。因為愛慕虛榮及追求物質享受,刻意接近有錢人,有些人甚至成為第三者給人包養,享受榮華富貴。這樣的人是膚淺及短視近利的,而且不腳踏實地只想一步登天,用不正當的手段得到物質上的滿足。

 

雖然得到美好的物質享受但是心靈上呢?即使用很多錢努力裝飾外表,炫耀自己的財富,如果沒有豐富的內涵依然得不到別人對你的敬重,反而顯得俗氣。

 

佛家講求錢財乃身外之物,人之所以會貪就是過份執著於外在的物質享受,如果不追求物質享受那麼就很容易知足,知足就會常樂,而不會因為一直在乎金錢而感到痛苦。

 

因此這一集告訴我們人不可以太貪心而犯下不可饒恕的罪過。

 

 

第八章劇情:

烹飪專家前田美鈴晚間7點半左右在自己經營的烹飪教室遭人用利刃亂砍200多刀死亡,晚上8點40分妹妹前田千晶在姊姊家院子看見姊姊的靈魂,8點50分打手機給姊姊時無人接聽,就在此時大樓警衛到烹飪教室巡邏發現無業遊民小杉浩一匆忙逃走然後在琉璃台上看到前田美鈴的屍體。

 

死者曾在一個月前向警方報案說有跟蹤狂一直在跟蹤她但是警方卻不予理會,結果現在被刺殺身亡,警方判斷是跟蹤狂將前田美鈴殺死的,案發當晚小杉浩一因為怕被警衛發現跳樓而死。

 

湯川與內海到美鈴家向妹妹千晶詢問案發當晚看到姊姊靈魂的情形及觀察院子的四周,如何在8點40分到50分的這十分鐘讓姊姊從烹飪教室移動30公里回家呢?讓湯川想不透。

 

法醫城內與美鈴是好朋友,城內以前去上過她的烹飪課,她解剖美鈴屍體發現有2刀致命傷,其餘268刀應該是死後再加上去的,因此內海懷疑小杉有共犯所以調查小杉浩一的人際關係,詢問房東及住處附近的柏青哥店老闆等人之後,判斷他是一位很少與人往來孤僻的人,所以應該沒有其他共犯。湯川與內海到小杉家調查也沒有查到關於跟蹤狂的證物,就在湯川用小杉的音響聽音樂時發現有雜音,因為髮膠的矽成份造成音響放出來的音樂有雜音,而小杉是理平頭,於是判斷小杉與烹飪教室的另一位合夥經營者金澤賴子應該有往來,殺害美鈴的兇手就是案發當晚7點半離開烹飪教室的金澤賴子。

 

賴子嫉妒美鈴的才華與美鈴在烹飪教室起爭執,賴子一時氣憤之下用水果刀殺了美鈴,然後打電話給在網路上認識的小杉請他幫忙製造跟蹤狂殺人逃走的假象,卻沒想到小杉意外墜樓死亡,於是到小杉家消除自己在這個家待過的痕跡,讓警方誤認小杉就是殺害美鈴的兇手。為了製造案發當晚的不在場證明及讓警方誤判案發時間在實際殺害時間之後,賴子穿上與美鈴同樣顏色的黃色外套來到美鈴家的院子碰巧被千晶看見,因為當時屋內沒有開燈又開暖氣造成落地窗起霧視線不良看不清楚,使千晶誤認賴子就是姊姊美鈴的靈魂出現在自家院子的錯覺。

 

金澤賴子被警方逮捕後說那位一直跟蹤美鈴的跟蹤狂其實就是她自己。

 

觀後感:

因為嫉妒好友的才華,一時氣憤就把好友殺死,如果我們換另一種心態,欣賞別人的才華,不時地鼓勵他,當好友成功實現目標時,你也覺得與有榮焉,如此一來你也能從朋友身上感受到成功的喜悅。

 

做人不要斤斤計較,人比人氣死人,凡事知足常樂,不求名利富貴,但求心安理得,就是幸福,就算自己認識的人學歷家世才華比自己好那又如何?榮華富貴不過是物質外在的美麗裝飾,更重要的是內在心靈的多采多姿,只有豐富的內涵才能襯托外表的清新脫俗與高貴氣質,這樣的內涵不是光靠家世、學歷及俊美的外表就能夠達成。

 

因為嫉妒朋友比自己有才華,就千方百計想要排擠他,滿懷心機地想要陷害他,以為把他排除掉自己就可以出人頭地。光靠名聲吹捧沒有實力,這樣的光環只是一時的,並不持久,偶像藝人一開始也許因為外貌出眾而容易得到眾多觀眾青睞而爆紅,如果不充實自己的演藝實力尋求突破,沒過多久觀眾自然就會將你遺忘。

 

我們不應該嫉妒別人的才華,而是要將他人的優點變成自己的東西。每個人都有他的優點及缺點,包容他人缺點並且學習他人優點,就能夠不斷地提升自己的能力、增長自己的見識及擴展自己的人際關係。

 

 

第九及十章劇情:

10月13日晚上8點16分栃木縣龍仁湖湖面發生爆炸起火燃燒,現場目擊者以為好像飛龍昇天,之後內海與弓削到貝塚北中學校慶舉行防身講座時聽到同學說山邊同學的美術勞作「殭屍的死亡面具」做的很逼真很恐怖,原來是山邊同學在11月1日到自然公園池塘檢到一個人臉的鋁面具模型,他覺得很漂亮就帶回家做勞作。

 

因為兒子失蹤一個月,藤川雄一的母親向警方報案協尋,正好有貝塚北中學老師認識藤川雄一,請藤川媽媽前來確認山邊同學做的殭屍面具,因此確認在自然公園池塘發現的屍體就是藤川雄一。

 

據藤川媽媽描述,兒子是在10月21日下午3點31分打電話回家之後就失去聯絡,而藤川雄一的人臉模型被山邊同學在11月1日發現,因此判斷藤川雄一死亡時間是在10月21日至11月1日之間。

 

警方調查藤川雄一的身世背景,查出他是帝都大學十年前畢業於核能工學系的學生,該系的教授木島征志郎在核能工學系廢系離職後成立K.S.醫療工程公司,並邀請自己的學生藤川雄一到公司工作,因此內海懷疑這位木島教授有問題便前去訪問木島家,遇見木島的秘書穗積京子,秘書說木島出國不在,然後問秘書10月21日至11月1日之間木島的行蹤,秘書表示他這段時間出國不在,所以有不在場證明。

 

法醫城內檢查藤川的屍體發現有受到放射線照射導致血液白血球數量減少、納含量偏高及指甲腐爛異常肥厚的情形,而藤川的屍體特徵同樣也發生在一個多月前栃木縣龍仁湖的爆炸屍塊上,草薙俊平也請湯川幫忙調查龍仁湖爆炸事件,栃木縣警後來查出屍塊的主人是同樣在K.S.醫療工程公司工作的梅里尚彥,短時間內同家公司的員工先後遭到殺害,讓警方懷疑這家公司有問題。

 

湯川到自然公園池塘找尋與放射線有關的證物時遇見一位資源回收義工,義工帶湯川到資源回收現場並在那裡找到造成死者鋁面具的證物,然後請內海詢問氣象局最近的打雷下雨紀錄,確認藤川雄一是在10月19日打雷下雨的當天遭人用41口徑手槍射擊頭部棄屍在池塘,因為污染池塘裡廢棄的電線纏繞鋁棒遭到雷擊引發的衝擊波影響到屍體附近的鋁板重壓在死者臉部,才會產生逼真的人臉面具。

 

藤川母親表示10月21日有聽到答錄機兒子的來電聲音,藤川住處的公寓管理員也表示10月21日下午有看到藤川出門騎機車離開,然而湯川雷擊實驗證明藤川雄一的死亡時間是10月19日,因此懷疑這其中的證詞有問題。

 

湯川到木島家拜訪木島,湯川問木島關於藤川雄一及梅里尚彥死亡的案件,並且懷疑藤川雄一的死亡時間應該是藤川拜訪木島家與木島起爭執的10月16日那天,懷疑木島是兇手而且有共犯。之後木島的秘書穗積京子被小孩發現陳屍在公園,穗積京子自殺留下的遺書表示藤川及梅里都是她殺的。

 

內海聽從城內的建議到音響研究所,請他們幫忙檢查10月21日答錄機裡藤川的聲音與其他有藤川聲音的錄音帶是否有何異樣,結果查出答錄機的藤川聲音是用本人聲音編輯合成的,不是直接錄下的。草薙俊平通知湯川查出梅里尚彥以前是舊南斯拉夫的軍火商人,湯川也研究出梅里的死因是因為原子爐冷卻劑納合金引起的爆炸,並且從木島否認自己是殺人兇手的話中導出這一連串殺人事件的過程,原來藤川查出梅里是來公司臥底的軍火商人,擔心公司研發的產品被拿去當作軍火用途害人,所以藤川在10月13日晚上於龍仁湖用自己研發的納合金殺害梅里,事後16日晚上藤川到木島家告訴木島殺害梅里的事情並問木島從事研究的目的是什麼,為了不讓藤川知道木島利用公司從事紅水星的核彈研究,所以命令京子槍殺藤川將屍體扔到自然公園池塘裡,本來湯川以為木島為了能夠繼續順利研究而把京子殺了,不過木島說是京子選擇自殺承認自己是殺害梅里及藤川的兇手,幫助木島擺脫兇手的嫌疑。

 

藤川及梅里都是在公司接觸放射線機器時因為設備機件不良導致放射線外洩而照到身體。

 

一切真相大白,但是內海卻被木島綁架,給湯川出一道難題,木島將內海與紅水星核彈綁在一起,並限制如果在午夜12點以前未順利拆除核彈,半個東京將會化成灰燼,距離午夜12點只剩三小時,湯川利用各種方法逐一破解核彈的各個機關,在最後一道拆除引線的關卡憑著內海的直覺剪斷粉紅色引線,順利拆除核彈解除危機。

 

觀後感:

木島教授為了完成紅水星的研究不惜教唆殺人,與第四集殺死女大學生的研究生田上昇一是同一種人,湯川認為沒有道德良知的人是沒有資格當科學家的。

 

身為一名科學家,就應該遵守法律道德的規範,要服務人群、貢獻社會,而不是研究危害人類社會的東西造成災難;然而就算如此,在戰爭非常時期,為了能夠殺更多的敵人,打敗敵國,科學家們就必須研發更具殺傷力的武器以便能殺更多的人,人類發明原子彈,又更進一步發明核彈,愈來愈朝世界毀滅的方向發展,再不限制繼續研發超強武器下去,人類只會自取滅亡。

 

被殺的藤川是一名有道德良知的科學家,為了不讓公司研發的核能產品被軍火商人利用,所以他殺了梅里,其實他大可不用這麼激烈狠毒的方法,他只要蒐集他是軍火商人來公司臥底的證據然後將梅里解僱,或許就可以排除公司商品被不法利用的危險。

 

因為欣賞木島研究的熱誠所以京子犧牲自己幫助木島完成研究紅水星,京子實在是太傻了,她應該第一時間阻止木島教唆她殺死藤川才是,不應該助紂為虐。

 

男主角湯川學雖然也醉心於研究,但是他有道德良知,在不危害人類的原則下做自己喜歡的研究,所以他反對木島教授研究紅水星,而當年告發木島教授從事危險研究讓木島教授被學校解僱的助理應該就是現在湯川的研究助理栗林了。

 

 

第0章特別篇劇情:

日之江島發生男子火燒命案,被害人友永邦宏31歲,草薙俊平前往帝都大學詢問犯罪心理學教授幫忙查案未果,偶然看到湯川學也在帝都大學擔任助教授於是請湯川協助查案,經法醫城內驗屍報告,判斷友永邦宏是被他人用30公分以上像是武士刀的兇器從背後刺穿胸部然後放火燒房子屍體才會燒焦。

 

草薙與湯川前往日之江島案發現場查看蛛絲馬跡並拜訪友永邦宏的父親友永幸正和妹妹奈美惠(香里奈飾)關於案發當時的情形,離開途中遇到一位釣客,那位釣客說案發當晚他在岸邊釣魚,他的釣線突然斷掉然後房子就燒起來了,這讓湯川很在意,兇手是如何密室殺人而能夠安然離開現場呢?

 

他們到日之江島查案順便到海灘玩耍渡假,原本想幫忙湯川搭訕海邊泳裝辣魅屢次失敗的栗林遇到研究生鹽野谷,鹽野谷也想到日之江島幫忙查案,晚飯時草薙向鹽野谷訴説大學二年級時自己被警方懷疑為兇手請湯川幫忙解救的往事,當時草薙在披薩店打工在送披薩到被害人江島千夏家時正好看到江島小姐墜樓死亡的意外。

 

因為墜樓時草薙就在江島家所以被懷疑是兇手,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兇手草薙請房東幫忙借江島家樓下一間空屋作實驗證明不需要兇手親自下手也能讓被害人墜樓的方法,草薙起先推斷兇手是用繩子將被害人綁在陽台然後另一邊繩子固定在某處,在繩子旁邊放置蠟燭把繩子燒斷讓屍體墜下樓的但是無法證明案發現場找不到繩子的原因,後來湯川到空屋找草薙看到插座及電線於是做出了假設,並請栗林幫忙將實驗過程拍成錄影帶,錄影帶裡湯川用吸塵器電線穿過相當於被害人體重40公斤沙包上的衣服袖口圈住沙包固定在陽台柵欄,然後電線插頭放在煮沸開水後倒掉迅速冷卻蓋上鍋蓋的熱鍋上並關上落地窗固定,另一邊吸塵器也關上落地窗固定,待鍋上的冰塊溶化使鍋內的低氣壓與鍋外的高氣壓得以平衡爆開鍋蓋後沙包掉下陽台,以此影帶向警方證明草薙不是兇手,事後警方調查確實是業務員岡崎用鍋子打被害人然後慌忙離開江島家時撞見草薙,江島千夏其實是岡崎的婚外情對象,兩人因分手發生爭執,江島小姐感情受創而跳樓自殺。

 

鹽野谷聽到這則往事後就更加想要幫忙調查友永邦宏的命案,於是自己前往友永家被火燒掉的偏房及海岸邊調查,鹽野谷在岸邊發現一小塊玻璃碎片並將此事告知湯川。

 

警方查出友永邦宏是個問題人物,欠下千萬債務,屢次在海上騎水上摩托車及在岸邊放煙火擾民,草薙也告知湯川友永幸正其實並沒有和第一任妻子離婚,奈美惠是沒有實質名份的已過世第二任妻子與前夫所生,與友永幸正沒有血緣關係,奈美惠有一位未婚夫紺野宗介,因此懷疑奈美惠可能為了取得友永幸正的遺產而殺害友永邦宏。

 

案發當晚,友永幸正成立的金屬加工公司的幾位員工到友永家拜訪,他們向湯川說明在火燒房子前有聽到窗戶破碎的聲音,湯川還找到20年前只有國中學歷的友永幸正發表的關於金屬經過爆炸加工變形的研究論文,還有之前拜訪友永家時,友永幸正向湯川展示自己拐杖可以拉長及用雷射鎖定目標的機關再加上釣客的證詞及鹽野谷在岸邊發現的玻璃碎片,綜合以上證據,湯川利用友永幸正的論文實驗證明兇手就是友永邦宏的父親友永幸正。

 

友永幸正在案發前一天請女兒幫忙推輪椅到友永邦宏住的偏房拿自己做的瓶中船,趁女兒離開自己視線去拿瓶中船及友永邦宏不在屋內時在窗戶對面的櫃子上設置鋁片爆炸機關,在案發當晚打電話到偏房讓友永邦宏接電話謊稱友永邦宏的水上摩托車被偷走引誘友永邦宏走到窗戶前,利用遙控啟動鋁片爆炸機關,讓鋁片變形成為利刃瞬間穿越友永邦宏的胸膛打破窗戶飛向屋外碰巧切斷釣客的釣線掉在海底。

 

湯川在海底找到那個鋁片兇器,原來這一切都是友永幸正故意透露線索給湯川知道並且證明自己是兇手的,因為友永幸正不想留遺產給行為不檢、多年不見因為母親過世最近才回家並代為償還千萬債務的兒子,想把遺產留給沒有血緣關係細心照顧自己的女兒奈美惠及其未婚夫紺野宗介,因此設計這樁殺人案,自己也不會因為中風身體不便拖累奈美惠。

 

說到底湯川其實是被友永幸正利用來達成自己的目的。經過這次事件後鹽野谷決定畢業後到警方的科學搜查部工作,發揮自己的物理學專長像湯川一樣協助警方辦案。

 

觀後感:

一個狠心無情的父親,一個無法原諒兒子過錯的父親,兒子不學好回來找老爸還債,父親為了保護自己的財產不被親生兒子敗光,想把遺產留給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奈美惠,就把親生兒子給殺了。

 

友永幸正與之前電視劇第五章那位想用自殺詐領保險金的父親矢島忠昭一樣,都在逃避現實,沒有想過如何讓兒子走上正軌不要再墮落下去,就只想把兒子殺了一了百了,把兒子殺死就可以解決目前的問題嗎?答案是不會,只會帶來更大的痛苦及永遠抹滅不掉的罪過。

 

保護自己財產比親生兒子的命還重要,我只能說這樣的父親不配成為父親,友永邦宏的行為不檢自甘墮落,身為父親卻不盡教養責任的友永幸正是咎由自取,而且殺死兒子更是加深自己的罪過。

 

面對生活上的挫折不是用自殺就是用殺別人來解決問題的人,都是逃避現實不肯勇於面對的人,這是一種懦弱膽小的表現,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想,這是上帝給我們的試煉,出一道難題要我們自己想辦法去度過難關,如果我們度過這個難關,那麼我們必然更加堅強,更能面對更大的挑戰。

創作者介紹

郁子的休閒小站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onya
  • 這是日版的CSI犯罪現場嗎

    不過看到郁子所做的介紹讓我也開始想看這一部日劇

    那一天出整套時再下來看看吧
  • 緯來日本台這次已經是重播了
    之前首播我沒看到
    剛好這陣子看到要重播我就開始看
    以後我看什麼日劇有感想的話
    就會比照這篇文章的方式發表我的日劇感想^_^

    郁子 於 2009/07/07 12:48 回覆

  • ShunIkki
  • 呵呵~我還是覺得CSI比較好看耶~
    這一點也不像CSI,反倒比較像柯南!

    CSI則是"模擬假設"及"科學求證",
    呵呵,我承認自己偏心!
  • 我沒看過CSI犯罪現場所以無從比較
    不過如果拿這部伽利略和柯南比的話
    我會覺得伽利略比較好看
    而且劇中的科學論證是比較符合邏輯的
    柯南故事裡頭提到的有些犯案證據會讓我覺得很荒謬,在現實中不可能發生。

    郁子 於 2009/07/07 12:52 回覆

  • Juneau
  • 本來應該休習的時間卻沒有半點倦容,我想這應該是貪杯多喝了些咖啡造成(真是壞習慣啊!!!)。不過也因此賺到慢慢看完這篇觀後感想。

    好想有機會也能看到這部,當時看完小說對作者東野 圭吾很欣賞,他的作品讓我感受到除了一般的找兇手外還兼顧到人物刻畫、社會現象等。緯來要撥出時我是很高興,可是這個時間我跟本沒有機會看到。
    好吧!就讓您這篇感想為導引填補些許缺憾。

    電視劇似乎把這一系列小說截取部份章節進行修改。第一章 燃燒 草薙刑警居然升官了~,開頭章節相同,人物上改為由這個前輩引鑒女刑警內海薰認識湯川學(小說這是草薙第一次借由湯川學的幫助)。草薙大叔是個很有趣的存在(在小說中),他的存在就像是福爾摩斯與華生、火村英生和有栖川有栖這樣的存在,借由助手半記敘以及透過疑點提問牽動整個故事行進。而我很好奇能在電視版中欣賞到怎樣對女刑警內海薰這個角色作定調。
    第四章壞死由您的敘述看起來似忽是走解謎,與原作稍有不同。還記得在這個章節一開始就已知到兇手是瞞著公司在酒店兼職陪酒的女職員利用同公司愛慕她並且願意利用公司的高功率操音波機來殺死糾纏不清的恩客。內容已不似本格派而是著重將對金錢、名牌等慾望不斷澎帳的慌謬內心赤裸呈現,應屬於社會派範疇。
    期待下次重撥。到時一定無論如何也要騰出時間來看(當然也包括他的流星之絆和劇情有些陰暗的白夜行)。
  • 沒看過東野圭吾的原作小說^^
    不過我有去查日文維基百科關於原作的介紹
    日劇最大的改編是設定內海薰這個女主角來取代原作中草薙的地位,日劇版本只有0集特別篇才是最忠於原作的內容,其他的多有改編或是節目製作小組的原創故事。

    郁子 於 2009/08/22 11: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