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播出時間:2011年10月1

日本官方網站:http://www.fate-zero.jp/

日文維基百科:http://ja.wikipedia.org/wiki/Fate/Zero

中文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Fate/Zero

動畫介紹及轉貼來源

http://comic.qq.com/a/20110622/000020.htm

http://comic.qq.com/a/20110811/000040.htm

http://comic.qq.com/a/20110909/000016.htm

 

《Fate/stay night》,這部作品想必很多人都曾經看過,就算没看過也大多聽説過“聖杯”、“英靈”、“聖杯戰争”這幾個關鍵詞。按照其設定,作品裏所進行的聖杯戰争是自兩百多年前開始以來的第五次。一般來説,聖杯要積蓄半個世紀以上的魔力才足够發動聖杯戰爭儀式,之前的四次相距的時間也都是正常的,然而第五次聖杯戰争距離第四次聖杯戰爭只過了十年。這是因為第四次聖杯戰争的勝利者并没有許願,使得聖杯的魔力没有消耗完畢,因此只積蓄了十年的魔力就能再次發動儀式。而小説《Fate/zero》,就是講述十年前那個不完整的聖杯戰爭中所發生的故事。

  

【劇情介紹】

    聖杯戰争——那是為了追求能實現奇跡的“聖杯”之力,七個魔術師各自召喚英靈進行的爭奪戰。這個前三次都未能得出最後結果的鬥爭,又再次揭開了第四次的序幕。

    衛宫切嗣本來是魔術名門衛宮家的第六代,但是小時候憧憬英雄的他,却因為父親的瘋狂實驗親眼目睹了所愛的人以及自己的家鄉被毀滅的慘劇,在親手殺死父親之後,他便發誓要成為拯救大多數人的守護者。放弃魔術師的驕傲,只將魔術當成一個手段,為了達成目的不惜任何代價。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他入贅愛因兹貝倫家,以得到他們的支持去奪取聖杯。然而本以為已經將感情舍弃了的他,却遇到了與自己真心相愛的妻子愛麗絲菲爾。她明知聖杯出現便意味着自己的消亡,却依然無怨無悔地支持他的理想。而在兩人的女兒出生八年之後,在理想和感情之間痛苦彷徨的切嗣,也終要做出自己的抉擇。

    言峰綺禮是聖堂教會的青年俊彥前途光明的他,其實對普通人眼中的美與快樂完全無法理解,這些與他學習的道德觀念與常識相悖,讓他為此而感到痛苦。為此他以近乎自虐的方式來鍛鍊自己,期望能矯正自己,卻始終未能成功。而聖杯戰爭的參加資格,則給了他這樣的機會。

    兩人看似完全相反,但骨子裏卻又相同。也正是因為如此,兩人才能尚未見面,就已經看破對方的本質。

    而在其他的參加者中,遠坂時臣是為了達成家族的夙願,韋伯則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凱納斯是為了賺一份榮譽,間桐雁夜則是為了向時臣復仇與拯救所愛之人的女兒,而雨生龍之介則只是想追求殺人的快感。懷抱著各自不同的想法,各自不同的感情,開始了第四次聖杯爭奪戰。

    只是,這注定是一場没有勝利者的戰爭。

 

 【STAFF】

原作: 虚淵玄(ニトロプラス) / TYPE-MOON

キャラクター原案: 武内崇

監督: あおきえい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 須藤友德・碇谷敦

色彩設計: 千葉繪美

美術監督: 衛藤功二

撮影監督: 寺尾優一

3D監督: 肉户幸次郎

音樂: 梶浦由記

動畫ン制作: ufotabl

 

【CAST】

 

衛宫切嗣: 小山力也

Saber :川澄綾子

アイリスフィール: 大原さやか

遠坂時臣: 速水獎

アーチャー: 關智一

言峰綺禮: 中田讓治

アサシン: 阿部幸惠

ケイネス・エルメロイ・アーチボルト: 山崎たくみ

ランサー: 緑川光

ウェイバー・ベルベット: 浪川大輔

ライダー: 大冢明夫

雨生龍之介: 石田彰

キャスター: 鶴岡聰

間桐雁夜: 新垣樽助

バーサーカー: 置鲇龍太郎

 

 

人物介紹

衛宫切嗣:擅長使用槍械及爆炸物等現代兵器的魔術師,號稱“魔術師殺手”。他擁有著消除這個世界一切紛爭這樣崇高卻又遙不可及的夢想。為了讓聖杯實現這個夢想,他入贅到愛因兹貝倫家,以此獲得他們的支持參加聖杯戰争。為了達成目的他可以不擇手段,因此他並不執著於正面戰鬥,而是以遠距離狙擊與爆炸等各種暗殺手段來消滅敵人。

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衛宫切嗣的妻子,愛因茲貝倫家族制造出的人造人,即鍊金術造出的人造人。她是作為終極的Homunculus的母體而設計出來的原型,同時也是這次聖杯戰爭的聖杯容器。她心甘情願地支持丈夫的理想,雖然不是Master,卻僞裝成了Master與Saber同行,以掩護切嗣的暗中活動。

Saber:雖然看起來只是一個嬌小的少女,卻是一千多年前拔起石中劍,立下赫赫戰功,世界知名的騎士王亞瑟。被愛因茲貝倫家族借在英國康沃爾挖掘出來的Excalibur的劍鞘為媒介召喚而出。因為厭惡違反騎士精神的行為,因此與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的切嗣關係並不良好,而與溫和善良的愛麗絲菲爾比較合得來。

久宇舞彌:從小就被培養成為少年士兵在戰場上廝殺,之後與切嗣在戰場上相遇並被他收養,之後便成為了切嗣的助手。盡管幼時的遭遇讓她變得很少表達自己的感情,卻依然純粹而直率,為了自己的夥伴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因此不管是切嗣還是愛麗絲菲爾都非常信任她。

遠坂時臣:遠坂凛的父親,實力高强風度優雅的正統魔術師。為求穩妥,他很多時候都在隔岸觀火,以尋求出擊的最佳時機。目的是得到聖杯,最終到達根源,達成遠坂家族數百年來的夙願。和遠坂凛一様有在關鍵時刻犯錯誤的毛病,這點似乎屬於家族遺傳……

Archer身穿黄金鎧甲,桀驁不馴的英靈。真身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古老的王者,蘇美爾的英雄王吉爾伽美什。擁有無數的財寶與寶具,蔑視自身以外的所有人,因此哪怕是身為Master的遠坂時臣也無法讓他言聽計從。並没有什麽要實現的願望,只是早已將聖杯看成自己所有物的他無法忍受彆人的東西被自己奪走而已。

韋伯·維爾維特:魔術師的最高學府“時鐘塔”的學生。因為出身與天賦都只能算平平凡凡而對此感到自卑,為了讓所有人都認同自己的才能,偷走了老師凱納斯·阿契波爾特·埃爾梅羅用來召喚英靈的媒介,來到日本參加聖杯戰争。

Rider被韋伯用披風的碎片召唤出來的英靈。真身是過去在短短十三年間便征服了横跨歐亞大陸大片領土的馬其頓帝國大帝,征服王亞歷山大。性格豪爽而不拘小節,實力更是連自傲的吉爾伽美什都不得不對其重視起來。願望是得到聖杯重生,以完成自己征服世界的理想。

凱納斯·阿契波爾特·埃爾梅羅:名門阿契波爾特家的長男,魔術師最高學府“時鐘塔”降靈科一級講師,擅長使用降靈術,召喚術以及鍊金術。被魔術協會選為參加第四次聖杯戰爭的代理人,但是卻因為召喚亞歷山大的觸媒被偷走,不得不臨時更换為了Lancer。

Lancer:擅長同時使用紅黃雙長槍的槍兵,有著舉世無雙的俊美容貌,臉頰上的痣蘊含著能夠魅惑異性的魔力。重視騎士精神,期望能與對手進行一場堂堂正正的決戰。

索拉薇·諾阿扎蕾·索非亞歷:同樣是出自魔術名門,但是因為其兄繼承了魔術刻印,她便淪為了政治婚姻的道具,與凱納斯定下了婚約。在這次聖杯戰争中,Lancer的令咒由凱納斯控制,而她則專門負責提供魔力。

 

Caster因為龍之介召喚的時候没有使用觸媒,所以被他召喚出來的Caster在性格上與他同様都有點不正常。現在這位過去的英雄已經忘卻了身為人類的道義與理性,而是和龍之介一起享受着殺人的快樂。

言峰綺禮:是聖職者同時又是魔術師,因為找不到自己所追求的目標,同時也無法理解彆人重視的愛與道德有什麽價值而苦惱。在身上出現聖痕之後,被父親言峰璃正引薦給好友遠坂時臣,在成為遠坂時臣的弟子的同時,締結了私底下的秘密協議,幫助遠坂時臣奪取聖杯。為此他特地選擇了擅長地下活動的Assassin。

Assassin:擅長消除自己的氣息在暗中行動的暗殺者。本來,一個職階上只能存在一個英靈,但是這次不知為何,整個Assassin集團卻被一起認定為了一個英靈。因此擁有著複數的個體,能以此對應不同的情况做出選擇。

間桐雁夜:間桐家的次子,還未完成魔術修練就中途放棄從此離家出走的青年,一直喜歡遠坂時臣的妻子遠坂葵。失去了繼承人的間桐家因為雁夜的哥哥與其子間桐慎二都沒有魔術回路,因此收養了遠坂時臣的小女兒遠坂櫻領養以繼承間桐家。為了不讓櫻受到折磨,雁夜自願讓無數的刻印蟲改造自己的身體,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來得到魔術師的力量去參加聖杯戰爭。

Berserker身穿遍佈傷痕的黑色全身甲,身圍經常包裹著黑色的霧氣遮蔽自己的狀態,以理性大幅度提升自身能力的狂士。管失去了大部分的思考能力,卻依然有着非常強大的作技巧。似乎Saber有着什仇怨,每次她相遇都有着非常强烈的反應。

莉亞絲菲爾··愛因兹貝倫:切嗣與愛麗所生的女兒。天真爛漫的性格,是BerserkerMaster

坂葵:時臣的妻子,具有身為魔術師之妻的氣和覺悟,是位才色兼備的女性。生下凜與櫻兩女兒,是間桐雁夜想念的人。

 坂凜:髮及的顏色就可看出凜是時臣的女兒,繼承遠坂家家督參加聖杯戰爭,是「Fate/stay night」的女角。

 

雨生龍之介:已經殺害了許多人的連續殺人犯。因為家族中有着一些魔術師的血統因此在他照着家裏的古書舉行儀式之後,偶然地召唤出了Caster

  

言峰璃正:綺禮的父親,屬於聖堂教會負責監督聖杯戰爭。延續第三次聖杯戰爭,這回也負責監督第四次聖杯戰爭。

   

【主題歌情報】

OP:《oath sign》歌:LiSA CD發售日:2011/11/23

 

ED:《MEMORIA》歌:藍井Eir CD發售日:2011/10/19

 

 

看完第一話

沒想到第一話播了一小時,說明聖杯戰爭的源起、被聖杯選中的御主及英靈召喚的過程,如果說先看這部前傳再看命運停駐之夜的話,會比較了解整個故事的背景吧!

 

御主、從者、契約、願望,然後以聖杯作為實現願望的法寶,類似浮士德出賣靈魂與惡魔梅菲斯特訂契約實現願望的方式,以及一千零一夜裡那盞可以實現主人願望的阿拉丁神燈,再加上亞瑟王的聖杯傳說,構成本作的故事。

 

每位御主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而賭上性命參與這場聖杯戰爭,這是屬於每六十年一次的魔術師暗黑格鬥大會,從第一話描述的這幾位御主來判斷他們的魔法實力的話,我想應該是切嗣和綺禮的實力最強吧!故事最後會不會是他們兩人搶奪唯一的聖杯呢?

 

殘酷的殺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理想與現實的掙扎,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這些在虛淵玄故事裡必定出現的人性描述自然也會在本作出現,而劇中出現的這幾位御主當中最符合虛淵玄所說愛的戰士的人自然就是本作男主角衛宮切嗣了。

 

虛淵玄筆下的主人公都有一段痛苦的經歷,並且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會不惜犧牲自己成就他人,第四次聖杯戰爭獲勝者因為沒有許願所以十年後才有了第五次聖杯戰爭,可以推斷切嗣是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勝利者,因為不想自己心愛的妻子愛麗作為聖杯容器許願而死,所以切嗣沒有許願而讓這次的聖杯戰爭沒有結果。

 

看完第二話

原來我猜錯切嗣不是愛的戰士,他也只是聖杯戰爭的其中一位受聖杯污染而病死的犧牲者而已。網路上四處查有關這個遊戲的故事背景及名詞解說,劇情都捏得差不多了…哈…雖然已經知道本作的結局不過聖杯戰爭過程中描述每位參賽者的心路歷程還是很有看頭的。

 

第一次看到石田彰配一個變態殺人魔的角色,實在很難把阿斯蘭和龍之介聯想在一起啊!只為了享受殺人的快感而胡亂殺人,看到人面臨死亡的驚恐表情覺得很有趣,可憐的小孩被玩弄欺騙落得慘死的下場,不過幸好龍之介在這次聖杯戰爭中最終得到報應被殺,像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應該活在世上。

 

雖然saber與切嗣個性不合,不過想要拯救世界的願望倒是有志一同,只不過就聖杯是用破壞的方式來實現願望來看,如果切嗣在這次聖杯戰爭得勝後真的許下拯救世界的願望,那麼聖杯可能將世界上的所有武器全部破壞以阻止戰爭維護世界和平,這樣反而會造成人類自我毀滅的結果,幸好切嗣最後沒有對聖杯許願,許願只會造成反效果啊!

 

說到底聖杯不過是三大家族為追求自身利益所設計出來互相殘殺的工具而已,參賽的魔術師及被召喚的英靈都是被三大家族玩弄利用的傀儡而已。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殘害他人,虛淵玄的作品在在反應人類自私慾望的黑暗本質,由於本作的結局已經確定是個悲劇,所以虛淵玄就透過本作將人性的黑暗面徹底的發揮出來吧!

 

看完第三話

綺禮還真是狡猾,讓其他對手誤會自己的Assassin已經被Archer打敗然後向教會尋求庇護,其他對手都不知道Assassin是一個英靈集團而不是一個英靈,因此天真的韋伯才會對綺禮掉以輕心,韋伯對敵人缺乏警覺心然後Rider又過於自負小看敵人的英靈,難怪會被打敗。

 

切嗣調查過綺禮的身世背景後懷疑綺禮Assassin這麼簡單就被Archer打敗一定有什麼企圖,而時臣也太過相信綺禮會幫助他也以為綺禮這麼做就是要讓其他對手疏於防備好讓自己提高得勝的機率。

 

綺禮很狡猾,切嗣也一樣很狡猾,讓對手誤以為Saber的御主是愛麗絲然後暗中調查對手的行動找機會擊敗對方,繼Archer打敗其中一位Assassin之後,Saber也首次遇上了Lancer,究竟誰輸誰贏呢?目前為止只有御三家及綺禮公開表明自己的身份參加聖杯戰爭,韋伯、凱納斯及龍之介都還沒有公開身份,不過我想韋伯與自己的老師凱納斯對上的時候一定會被凱納斯擊敗吧!我想這次聖杯戰爭的七位御主當中實力最弱的是韋伯,也許韋伯是首先被淘汰的御主吧!

 

看完第四話

Lancer與Saber正式開戰,在互不知對方真實身份的情況下一邊戰鬥一邊摸索對方武器的特點然後試圖避開對方武器的攻擊侵入對方的要害打敗對方。雖然Saber的能力值高於Lancer,但是如果沒有摸清對方的武器特點及功夫招數,還是無法打敗Lancer的。

 

Lancer與Saber首次戰鬥,凱納斯就急於把Saber解決掉,而不事先讓Lancer與每位對戰英靈先套過招調查對方的弱點再另外正式決戰把對方除掉。另一方面原本坐山觀虎鬥的Rider更是妄想全部一網打盡省得一對一對戰好幾次耗費許多時間。

 

這回切嗣發現Assassin還活著並沒有真的被Archer打敗,由此切嗣可能認為綺禮是詐輸想要暗中除掉其他對手吧!

 

看下一話預告,Rider中途加入Lancer與Saber的戰鬥,Archer似乎也會加入戰局,看來會是一場大混戰,到底這場混戰誰會先旗開得勝呢?因為這場混戰也會公開另外兩位御主也是師徒關係的凱納斯及韋伯的身份吧!那麼最後一位公開表明身份的自然就是龍之介了。

 

看完第五話

這回幾乎所有的英靈都出場了,只差龍之介及Caster沒有出場和各位對手們打個招呼了,大部份的英靈都是來頭不小的人物,要說其中最狂妄自大的應該就是Archer了,而他也是這些英靈當中所處時代最早的王,正因為他的狂妄自大,所以他也不怕把自己所有的寶具都拿出來給別人看,不像別人都會先隱藏實力再使出殺手鐗。

 

下一話Caster就會登場去找他口中的聖女亞瑟王了吧!Caster看起來似乎原本是亞瑟王手下的巫師,他的真身會是那位梅林巫師嗎?因為龍之介沒有使用觸媒所以他才會喪失理性和龍之介一樣變成一個嗜血殺人的變態。面對喪心病狂的昔日夥伴,可想而知Saber一定不會領Caster的情去成就過去的豐功偉業。

 

企圖說服其他英靈和自己一起征服世界的Rider雖然破壞Saber與Lancer之間的決鬥,卻也解救Saber可能會被Lancer及Berserker同時夾殺的危機,因為Rider的率先攪局讓所有參賽者有機會見識對手的實力並更進一步擬定對自己有利的作戰方式以提高得勝的機會。

 

看完第六話

原來是我誤解了,是Caster誤認Saber為聖女貞德,不是Caster原本是Saber的部下,但是即使Saber表明身份,Caster仍不相信Saber是亞瑟王,執意認為Saber就是聖女貞德,貞德為國家犧牲奉獻,並沒有得到神的庇佑,反而被指控為女巫慘遭火刑而死,因此本名為吉爾的Caster痛恨神沒有保佑聖女,所以對於信神的子民毫不留情地殘忍殺害,藉此對神展開報復,Caster雖然說他不相信神的存在,那又為什麼要不斷殺害無辜來褻瀆神明呢?由此可見他心中還是有神的存在,只是藉由殺人來證明這世界上沒有神所以自己不會遭到天譴。

 

然而就Caster在第四次聖杯戰爭失敗的結果來看,最後他的確是受到天譴被其他英靈消滅了,因為Caster及龍之介不遵守聖杯戰爭的規則只會亂殺人,被認為不具參賽資格,成為聖堂教會首要排除的對象,Caster及龍之介這組會是第一個被消滅的參賽者嗎? 

 

繼上次的混戰讓六位英靈有機會齊聚一堂之後,各路人馬更加心懷鬼胎及不擇手段地要置對方於死地,切嗣甚至不惜炸掉整棟飯店也要消滅凱納斯可惜任務失敗;Archer也對其他競爭對手產生興趣想要了解他們參加聖杯戰爭的動機是什麼?以便藉此找出他們精神上的弱點然後各個擊敗吧!

 

對於不知道什麼是快樂及找不到人生目標的綺禮而言,他渴望從切嗣身上找到自己內心深處最想得到的東西。把世上一切事物都用負面思考的他不懂得什麼是幸福什麼是愛,其實幸福快樂是要和其他人一起創造的,綺禮身邊沒有值得信任的親朋好友,即使是面對自己的父親,他也是用利害現實的角度去看待他的父親而不是基於純粹的愛,像這樣的人其實比龍之介更加可悲,內心比龍之介更加黑暗而深不可測。

  

看完第七話

一直認為Saber是聖女貞德的Caster果然一路追蹤到艾因茲貝倫家的城堡附近來了,對Caster而言聖杯有沒有得到已經不重要了,只要得到Saber的人和心就算是實現願望了,Caster一直認為Saber受到神的束縛而無法從痛苦中解脫,所以希望Saber別再信神和他一起過著逍遙自在隨心所欲的生活;和遵守騎士精神主人至上的Lancer完全不同,Caster根本就沒有把龍之介放在眼裡,龍之介對Caster來說只是讓自己復活來到世上幫助自己實現願望的工具罷了,一旦利用完了龍之介這個御主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吧!如果哪天龍之介不依照Caster的命令去找活人祭品或殺人的話,龍之介也會死在Caster的手裡吧!

 

繼Saber與Lancer首次servant的正面交鋒之後,切嗣與凱納斯也迎來master首次的正面對決,對切嗣而言最可怕的敵人不是凱納斯而是綺禮,綺禮彷彿可以看透自己的內心,不管切嗣採取什麼樣的行動,綺禮似乎都可以猜到,綺禮和切嗣過去同樣都是生活在黑暗角落的社會邊緣人,有著同樣類似的思考邏輯,可以預見第四次聖杯戰爭最後爭奪聖杯的人應該就是綺禮和切嗣,其他對手都會在對戰的過程中落敗或被殺吧!切嗣也很正確的猜到綺禮和聖堂教會有勾結,就算目前暫時終止聖杯戰爭先獵殺Caster與龍之介這組為優先,大家也不會真的乖乖遵守,一有機會就會把對手解決掉,凱納斯認為要先解決最強勁的對手切嗣這組,再解決其餘他認為比較容易對付的參賽者,眼看凱納斯就要被切嗣槍擊,他會因此被切嗣槍殺嗎?

 

綺禮因為不懂得愛所以找不到自己的生存目標,原本切嗣也不懂什麼是愛,過著沒有光明沒有明天的日子,但是遇見愛麗絲後他想為自己的家人努力地活下去,如果不要參加聖杯戰爭就此逃離這個聖杯戰場那該有多好?顯然這是無法擺脫的命運,終究切嗣為了實現自己的世界和平理想而不得不失去心愛的妻子吧!

 

看完第八話

切嗣真不愧是魔術師殺手,區區一顆起源彈就可以斷送一位魔術師的職業生涯,凱納斯是第一位被打敗的御主,不過因為他背後有未婚妻索拉薇的支持,就算他被打敗了,還有索拉薇繼續提供魔力,讓Lancer的御主改換成索拉薇就好了,但是要轉換御主的話手上必須要有令咒,而得到令咒的方法就只有殺死龍之介及Caster這組人馬,因此我想殺死Caster得到令咒的人大概是索拉薇吧!

 

綺禮還真是心很手辣,要不是愛麗絲有劍鞘護身早就死了,綺禮以為切嗣和他一樣是個沒血沒淚的人但是他錯了,切嗣現在有了最愛的妻兒,為了她們他可以不顧一切卻又不得不參加這個爭得你死我活的聖杯戰爭,切嗣不想面對這個冷血無情的綺禮,因為一旦面對了他,他就會失去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如果綺禮再卑鄙一點,為了把切嗣引出來而開始從他身邊的人下手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目前綺禮還不知道切嗣的最大弱點就是妻兒吧!

 

為了避開綺禮的追蹤,我想切嗣會轉移陣地躲藏的更隱密,等到打敗其他對手後最後再對付綺禮,綺禮表面上與時臣合作,實際上只是利用時臣作為掩護,等到時臣打敗其他對手後再坐收漁翁之利找機會殺了時臣吧!

 

凱納斯企圖從最強的敵人下手再解決比較弱的,結果卻葬送自己的魔術生命,凱納斯太過高估自己的能力及輕視對手導致失敗,還不如自己的學生韋伯尋找對自己有利的適當時機出手攻擊對方。

 

看完第九話

時臣還是照傳統的方式從最弱的敵人下手最後再對付最強的,目前可以確定韋伯是這次聖杯戰爭中實力最弱的御主之一,另一個是龍之介,因此只要找出Rider的弱點就可以輕易擊敗。

 

迪爾梅德在世時愛上自己主君的未婚妻而落得處死的下場,所以他希望自己成為Lancer復活後不要再做出背叛主君橫刀奪愛的事情而能夠忠心為主效命,但是喪失魔力的凱納斯已經失去身為御主的資格,無法再掌控Servant對他施以令咒進行聖杯戰爭,如果要治好凱納斯就只能得到聖杯讓凱納斯恢復原狀了,為了要治好凱納斯,面對與自己心愛的格拉妮亞有著同樣眼神的索拉薇苦苦哀求,Lancer也只能答應索拉薇讓她成為自己的新御主了,如此一來便又重蹈他生前的覆轍,不得不背叛原來的主君來實現自己的願望,但是索拉薇真的會依照與Lancer的約定用聖杯治好凱納斯嗎?我想是不可能的,她與凱納斯不過是政治婚姻,她並不愛凱納斯,為了得到聖杯實現自己的願望,她必須欺騙利用Lancer來達成目的。

 

綺禮的Assassin一路跟蹤韋伯及Rider到Caster窩藏的巢穴,韋伯看到許多小孩遭到虐死的慘狀忍不住頻頻嘔吐,由此便可確定Caster的確是個變態殺人魔,也因為Assassin的身份暴露讓韋伯知道綺禮這組並沒有被Archer打敗,讓韋伯對綺禮有了戒心而更小心行事吧!

 

切嗣明知道教會對Caster所下的誅殺令卻仍然不予理會,打算繼續追擊凱納斯徹底打敗他,如此一來便能解決一個對手,但是因為令咒的轉移,就算切嗣殺死凱納斯也已經沒有意義了。

 

看完第十話

之前欺負琴音的男同學竟然被龍之介誘拐慘遭Caster的毒手,凜面對冬木市連續誘拐兒童的殺人事件再加上自己要好的同學琴音下落不明,決定自己一人冒險去把琴音找回來。

 

雖然凜的年紀小,魔術的技巧還有待磨練,但是凛憑藉自己本身的強大魔力竟然可以打破龍之介的魔法手環,把那些誘拐的小孩救出來還真是勇氣可嘉。龍之介只是憑藉本身的魔術血統偶然間把Caster召喚出來又碰巧被聖杯選中參加這次的聖杯戰爭而已,他本身並不知道如何使用魔術來對付敵人,所以面對凜使用魔法試圖打破手環時,龍之介才會不知道要如何反擊而讓小孩被凜救走,因此一旦Caster被某位Servant殺死,要殺死龍之介易如反掌。

 

雖然時臣打算在聖杯戰爭結束後好好教導凜使用魔術的技巧,但是可想而知這是不可能的了,第四次聖杯戰爭是個悲劇,因為時臣的死所以十年後凜才會代表遠坂家參加第五次的聖杯戰爭,往後的十年,凜必須靠自己努力自修才能成為與自己父親一樣厲害的魔術師,然後與衛宮士郎相遇,在第五次聖杯戰爭中找到自己的真愛。

 

要不是間桐雁夜及時把凜帶走,否則凜有可能也會慘遭Caster的毒手吧!既然龍之介的魔法手環被凜破解再加上殺人巢穴又被Rider破壞,Caster必然會以更殘忍變態的方法來殺小孩吧!Caster一直對Saber窮追不捨,因此要找到Caster只要注意Saber的行動就行了,最後殺死Caster的Servant是Saber還是Lancer呢?

 

看完第十一話

Rider繼上次中途介入Saber與Lancer的決鬥談判失敗後,這次又試圖邀請Saber及Archer把酒言歡來談論王者之道,與其拼個你死我活,如果能夠說服敵人認同或服從自己就可以不戰而勝輕鬆達成目的,這便是Rider打的如意算盤,結果可想而知當然不會如Rider所願,三個人對於王者之道及希望得到聖杯的目的都不一樣且各有其堅持的理由,所以結果還是得拼個你死我活不可。

 

這一話首次見到Rider的寶具,Archer是有數不清的武器作為戰鬥之用,Rider則是有數不盡的兵馬替他作戰,從每位Servant所擁有的寶具可以看出那個人的性格,Saber只用一把大劍孤軍奮戰為人民的福祉著想,由此便可知道Saber是一個只相信自己而不太會接受別人意見的人,她覺得這麼做是對別人好但是別人不見得也這麼認為,她只會要求部下接受自己的想法而忽略部下的感受,所以才會有人對她說她不懂人心。

 

和Saber相反,Rider懂得如何籠絡人心來幫助自己達成目的,他會先試著了解別人的想法然後想出雙贏的策略來獲得對方支持,Rider是這次聖杯戰爭所有參戰的Servant中唯一真正想要和談了解對方想法的人,其他的Servant都只想打倒對方得到聖杯而已,亞歷山大之所以能夠建立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就是因為軍民的支持才得以完成如此的豐功偉業,因此他的寶具自然就是當年幫助他完成帝國偉業的將士們的英靈了。

 

Archer想要得到世上所有的奇珍異寶,利用自己至高無上的權力命部下替自己四處尋找這些寶藏成為自己的東西,因此他的寶具自然就是他收藏的那些無數珍寶了,只要有錢有勢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因此他不像Saber完全為人民而活而磨難自己,他是十足自私的王者,比Rider更加自私,Archer所做的一切完全是為了自己,Rider至少還會顧慮韋伯的感受而行動,Archer完全我行我素不把時臣放在眼裡。

 

看完第十二話

這話的劇情重點在於綺禮與Archer的對話,綺禮一直認為切嗣應該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不過看來Archer才是最能引導他潛意識想要實現慾望的那個人,因為Archer的鼓勵促使綺禮背叛自己的老師,希望藉由聖杯來了解自己想要的幸福是甚麼。至目前為止綺禮從來不知道幸福的滋味甚至認為追求享樂是一種罪惡的行為,然而Archer卻告訴他追求享樂就是一種幸福快樂,本身並不存在罪惡,而是人類的本能使然。原本失去令咒的綺禮之所以再度被聖杯選上重新獲得令咒是因為聖杯感受到他內心存在的慾望,所以才又再次選擇他成為Master。

 

切嗣害怕綺禮不斷接近自己會讓自己再走回頭路而失去現在的幸福,而他也無法理解為何綺禮一直想接近他的理由是想透過切嗣來了解自己,比起時臣作為Archer的御主,綺禮更適合作為Archer的主人,如果綺禮殺死時臣,Archer就可以順理成章成為綺禮的Servant了,Archer的戰鬥能力在Assassin之上,Archer作為綺禮的Servant,就能提高綺禮在這次聖杯戰爭得勝的機率。

 

從個性上分析,即使時臣的魔法能力比綺禮略高一籌,時臣仍然不是綺禮的對手,因為時臣不會用陰險下三濫的手段來達成目的,時臣有他自己的矜持及戰鬥美學,但是綺禮會不擇手段達成目的,即使是下流的卑劣手段也在所不惜,時臣最終會敗在對綺禮的過度信任及被綺禮的背叛上。

 

因為城堡被毀,愛麗絲與Saber只好搬到傳統日本民宅居住,在此佈下結界及魔法陣,一直對Saber緊追不捨的Caster遲早會發現這個地方然後又會利用小孩故技重施吧!時臣面對Rider的強大軍團不知要如何對付,我想打敗Rider的方法只有用遠距離攻擊的方式,擒賊先擒王,擁有優秀遠距離攻擊能力的 Servant大概就只有Archer的弓箭,Rider最後會是敗在Archer的手裡嗎?

 

看完第十三話

繼上一話綺禮與Archer的對話之後,這一話輪到龍之介與Caster的對話,以及韋伯與Rider的對話,龍之介的變態遊戲哲學與Caster的扭曲宗教價值觀不謀而合,視人類如玩偶,視天神如小丑,因此無論如何殘害人類及褻瀆神明,都不會遭到天譴的,因為這個世界不過是天神創造出來娛樂自己的遊樂場罷了,既然天神都隨自己高興玩弄這個世界,那麼我也可以像天神一樣隨心所欲玩弄這個世界來娛樂自己;然而真的是如此嗎?為非作歹真的不會受到懲罰嗎?就算是無神論者犯了罪還是會受到法律制裁的,若是僥倖逃過法網也逃不過良心的譴責,然而像龍之介這種完全沒有道德觀念的衣冠禽獸即使殺了人內心也完全不會感到愧疚,但終究還是會被無法容忍他變態嗜殺行徑的人所制伏而付出代價,以宗教的觀點來看就是上帝藉由其他參賽者的手去懲罰他的罪孽,因此我想第一個被殺的參賽者應該就是龍之介吧!

 

明知道自己能力不足卻還妄想得到聖杯實現自己的願望,明知道自己很渺小卻還是想要努力到達世界的盡頭欣賞一望無際的海洋美景,同樣都是想要實現遙不可及夢想的傻瓜,亞歷山大與韋伯同樣都是單純毫不猶豫勇往直前的人,真的是什麼樣的Master就會有什麼樣的Servant,即使主僕之間彼此個性不合,但在某種行為模式上必然有其共通點,否則就不能搭擋參加聖杯戰爭了。

 

下一話Saber、Rider與Lancer合作阻止Caster召喚出來的魔獸捕食人類,Caster與龍之介會在這次的戰爭中被殺第一個被淘汰出局嗎?

 

看完第十四話

龍之介及Caster果然會在這次的戰爭中首先被淘汰出局,原來龍之介是被切嗣槍殺的,那麼Saber與Lancer合作殺死魔獸,若殺死魔獸的關鍵一擊是Lancer的紅薔薇發出來的,是否代表索拉薇會取得額外的令咒呢?

 

Archer因為個人的潔癖不願意配合共同殺死魔獸,然後Berserker中途出來攪局與Archer槓上兩人打空戰打得不亦樂乎根本不管魔獸死活,因為魔獸的出現導致抬面下的聖杯戰爭曝光,魔術師協會可能會對政府及媒體施壓封鎖這項消息以免擾亂聖杯戰爭的進行吧!

 

綺禮眼看時臣與雁夜兩人廝殺故意袖手旁觀,並沒有照父親的吩咐前去支援時臣,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也許綺禮心想只要時臣與雁夜兩人互鬥殺死其中一人,他在趁對方毫無防備時殺死另一個,這樣就可以輕易地解決掉兩個對手了。

 

第二部的片頭曲歌詞以及片尾曲畫面都是以切嗣為主角來詮釋的,由此可知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勝利者就是切嗣,而且片頭曲有一個畫面是切嗣與士郎相遇的場景,而這也是本作最後的結局,正好接續本傳FATE STAY NIGHT的劇情。

 

看完第十五話

在Saber、Lancer、Rider的合作以及Archer的間接幫忙之下,Caster總算被Saber的王者之劍消滅了,Caster能夠在消失前見到宛如聖女貞德的光芒也算是沒有遺憾了吧!既然是切嗣與Saber消滅龍之介與Caster這組參賽者,就表示切嗣可以拿到多餘的令咒,也許切嗣與綺禮最後的生死決戰,切嗣的勝利關鍵就在那多餘的令咒也說不定。

 

從這次Caster的消滅戰可以知道Saber與Rider的寶具正好是互補的,Rider的寶具正好可以用來對付人數眾多的Assassin,而Saber的一擊必殺可以馬上直接擊倒Servant,但若是與可以同時使用眾多寶具的Archer對戰時可能就有點棘手了,所以我想Saber最難應付的敵人應該就是Archer。

 

看下一話預告Saber與Lancer再次對決,原本有點勝算的Lancer為了消滅Caster解除Saber左手的枷鎖,在親眼見識到王者之劍的威力之後,Lancer想要取勝的機會恐怕很小吧!Lancer會在下次與Saber的對戰中輸掉而消失嗎?

 

原本綺禮有機會可以殺死雁夜的卻故意不殺死他,由此可見他想坐收漁翁之利,如果雁夜真的能殺死時臣,他再趁機殺死病入膏肓的雁夜就可以輕易解決掉兩個參賽者了,說到陰險狡詐,簡直比切嗣有過之而無不及呀!

 

看完第十六話

原本以為Lancer會在這一話與Saber對戰輸掉而消失,結果沒想到竟然是切嗣用卑鄙的手段讓Lancer自殺及唆使舞彌槍殺凱納斯與索拉薇而取勝,這下凱納斯就算槍殺璃正也沒什麼意義了,不過也因為璃正的死沒有人監督這次的聖杯戰爭,可想而知接下來的廝殺必然會是更不遵守規則更不擇手段地置對方於死地。

 

和贏得聖杯與保全性命相比,凱納斯選擇犧牲Lancer來保護自己及索拉薇是正常反應,卻沒想到切嗣會另派殺手把自己幹掉,最終仍難逃一死,因此接下來為了得到聖杯實現願望,切嗣會不擇手段地將MASTER與SERVANT全部加以抹殺。

 

看下一話預告應該是切嗣與時臣的對戰,Saber將會面臨最棘手的敵人Archer,如果說切嗣同樣使用賤招,利用舞彌綁架時臣的妻子,同樣逼迫時臣用令咒殺死Archer的話就可以輕鬆取勝了,但是我想事情並不會這麼簡單,以時臣的個性他寧可犧牲妻子也要取勝,因此對時臣用賤招應該是行不通吧!只有讓舞彌找機會暗殺時臣,然後Saber盡快把Archer打敗這個方法了。

 

切嗣在這一話也說了,就算MASTER死亡,SERVANT還是有機會改和其他MASTER訂契約繼續參加聖杯戰爭,因為時臣與綺禮是屬於結盟的關係,而綺禮目前缺少SERVANT,只要時臣被切嗣或舞彌槍殺,Archer再馬上換主人改與綺禮訂契約就好了,Saber必須趕在Archer換主人前殺死他才有機會取勝。

 

綺禮沒有依照吩咐殺死雁夜反而還救了他,這是為什麼呢?也許他只是單純地對雁夜這個人感興趣想要看他怎麼應付這場聖杯戰爭吧!背叛時臣是為了忠於自己的喜好,今後他會為了自己去贏得勝利,如果藉由他人之手將時臣殺死,他就不用背負背叛恩師之名,並且光明正大地將Archer接收過來,替自己爭取戰勝的機會。

 

看完第十七話

經由Archer的點醒,讓綺禮明白順從自己欲望不受他人影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能體會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東西,因為綺禮就像英雄王一樣有無止盡的欲望,所以從來不會感到滿足,正因為不滿足所以才會不斷去追求新的事物,享受各種不同的樂趣來讓自己的心靈想辦法得到滿足,這就是綺禮與Archer在個性上的共通點,所以兩人才會這麼合得來。為了瞭解自己真正想追求的東西,只有贏得聖杯才能找到答案,為此綺禮恩將仇報,用時臣送他的水銀劍殺死時臣,讓英雄王成為自己的Servant。

 

我想綺禮可能會先消滅Rider,然後再利用Berserker與Saber打個兩敗俱傷,最後再趁機消滅掉Saber及切嗣,如此他就可以贏得這場聖杯戰爭了。為了掩飾自己背叛恩師的罪行,綺禮可能會對凜她們母女倆謊稱是其他參賽者殺的,然後自己順理成章成為Archer的Master。 

 

看下一話預告遙遠的記憶,似乎是在說明切嗣小時候的事情,如此就可以知道切嗣為何會想要贏得聖杯實現願望了,看維基百科介紹,聖杯在第三次聖杯戰爭時就被污染了,所以即使贏得聖杯也是沒辦法實現切嗣的願望吧!但此時的切嗣還不知道這個事實,我想一旦切嗣知道這個事實後,在得到聖杯時他不會許願,第四次聖杯戰爭就這樣不了了之。

 

正因為切嗣沒有許願,所以才會相隔不到五十年的時間,只經過十年就進行第五次的聖杯戰爭了。


看完第十八及十九話

這兩話在說明切嗣的過去,原來切嗣之所以會成為冷酷無情的殺手是受到父親的刺激,一個原本天真爛漫的小孩在一場死徒殺戮的屠村事件中得知父親不擇手段企圖以村民當實驗品從事禁忌魔術死徒的研究,知道父親是讓害死自己身邊朋友的罪魁禍首而十分悲痛的切嗣,決定大義滅親親手槍殺了自己的父親。

 

因為父親的欺騙及村民的慘死,讓切嗣不再相信任何人,開始封閉自己,只相信自己手中的槍,過著沒有明天的殺人生活,並認為唯有用手中的槍剷除邪惡才能拯救世人,而聖杯是最快可以達成這個理想的神聖法器,殊不知聖杯的本質就是破壞然後重生,非但不能實現切嗣的願望,反而會帶來世界毀滅。

 

經由娜塔莉亞的指導,切嗣成為一個魔術師獵人,為了保護人類不再受到食屍鬼殺害,切嗣又不得已殺死如母親一般養育自己的娜塔莉亞,兩次都是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殺死自己最親的人。為了拯救人類不再受到邪惡魔術師的殺害,切嗣就如娜塔莉亞所說的,成為不折不扣的殺人機器,直到遇見愛麗絲與她結婚生子,才又重新找回失去已久的親情溫暖,作為一個真正的人而活著,為了家人及拯救全世界的人類,切嗣會努力贏得這場聖杯戰爭。

 

看完第二十話

為槍而生,為槍而死,一位飽受戰火摧殘不知道自己是誰的孤兒久宇舞彌,是切飼給了她這個名字,是切嗣賦予她生存的意義,自從切嗣帶她逃出戰爭的煉獄之後,她便跟著切嗣一起過著獵殺魔術師的生活,就像當年娜塔莉亞收養切嗣一樣,切嗣也同樣收養了舞彌,對舞彌來說,切嗣是她的一切,如果切嗣死了或是這個世界已經恢復和平不再有戰爭不需要槍的時候,她就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

 

其實舞彌兒時的悲慘生活與城市獵人冴羽獠是類似的,冴羽獠是因為兒時的一場墜機意外失去父母,忘記自己的名字被傭兵救起,過著沒有明天的打殺生活,隨後又被黑社會老大收養,仍離不開靠槍生活的日子,雖然好不容易後來可以和阿香一起過著幸福的日子,卻又因為阿香車禍意外身亡而永遠失去一生的摯愛。

 

舞彌在這一話為了保護愛麗絲而被Rider殺了,為了保護切嗣所愛之人而死,此生再也沒有遺憾了,一生都作為殺人機器而活著,但是舞彌並不是完全沒有感情的,切嗣對舞彌而言是家人一般的存在吧!就像切嗣將娜塔莉亞視為母親一般的存在一樣。

 

下一話就是Saber與Rider的對決了,Rider會在這場決鬥中被Saber擊敗而回歸聖杯吧!切嗣發現遠坂時臣已經被殺的跡象,下一話或許就會和綺禮正面交鋒了吧!

 

看完第二十一話

這次Saber與Rider的決鬥Rider輸了,但是Saber沒有殺死Rider繼續尋找愛麗絲去了。

 

在綺禮所設計的陷阱之下,無論是葵還是切嗣都誤以為時臣是被雁夜所殺的,之前誤以為是Rider帶走愛麗絲的,原來是Berserker偽裝成Rider帶走愛麗絲的,目的是調虎離山,綁架愛麗絲引誘切嗣前來然後企圖與雁夜合作一起殺死切嗣吧!

 

藏硯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小人,就算是親人也可以當作傀儡般玩弄來實現自己的理想,他不相信任何人,也不相信愛與真誠,他的一切行為動機只為滿足自己的私慾,並且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藏硯看出綺禮和自己是同類人,都是喜歡利用別人的痛苦來讓自己快樂,只是綺禮還太嫩了,還比不上藏硯的奸詐兇狠,就算綺禮機關算盡,到最後仍然不敵切嗣的那把槍,無法成為第四次聖杯戰爭的最後贏家。

 

遠坂夫妻倆被綺禮直接及間接殺害的事實我想永遠就這樣石沉大海了吧!遠坂凜永遠不會知道這個真相,並且綺禮會騙她說她的父母都是被雁夜害死的。切嗣或許也不會知道真相也不需要知道,對切嗣來說不論時臣是怎麼死的,聖杯戰爭少了一個對手就可以提高自己得勝的機會。

 

對於被自己深愛的葵誤會自己殺死時臣的雁夜來說,他參加這場聖杯戰爭如今已經沒有意義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葵和小櫻,既然已經被葵誤會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索性殺死葵讓葵跟著自己在這場聖杯戰爭中陪葬好了,又是愛你愛到殺死你,虛淵玄很喜歡用這種痛苦不堪的悲戀或親情迫使主角邁向死亡的不歸路,BLASSREITER、幻靈鎮魂曲及本作皆是如此。

 

現在的雁夜只是被藏硯及綺禮玩弄生不如死的傀儡罷了,就算雁夜因為殺死葵想要自殺也做不到吧!也許雁夜的下場和凱納斯一樣最後被切嗣槍殺吧!說實在話第四次聖杯戰爭最大的贏家應該是韋伯才對,他是這場聖杯戰爭裡最單純最不會耍心機且唯一能全身而退安然無恙的參賽者。

 

看完第二十二話

最終決戰就要開始了,韋伯故意把三個令咒用完放Rider自由,讓Rider可以隨心所欲地去戰鬥不再受到他的牽制。在所有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參賽者中,唯一能全身而退而且與英靈相處感情最融洽的就是韋伯與征服王亞歷山大這組,當其他參賽者與英靈間的關係都是各懷鬼胎、貌合神離或是互相利用的純粹主僕利害關係時,只有韋伯與Rider成為彼此真誠相待的朋友,正如韋伯說的,征服王征服的是人心,並不是財富、權勢或地位,唯有意氣相投的夥伴才能幫助自己實現自己的理想,現在征服王已經征服韋伯的心,下一個他想征服的是Saber的心,可惜的是這個願望他永遠無法達成了,從二十三話預告標題「世界盡頭之海」就可以知道Rider的王之軍團終究還是無法擊退Archer眾多寶具的攻擊,被Archer殺死,在這場聖杯戰爭中成為繼Assassin、Caster及Lancer之後第四位犧牲的英靈。

 

綺禮從愛麗絲口中得知切嗣想要得到聖杯的目的之後就把她殺了,切嗣雖然明知愛麗絲遲早會在這場聖杯戰爭中被犧牲掉卻沒想到是遭到綺禮綁架撕票的下場,知道愛麗絲被殺後的切嗣想必會用起源彈殺死綺禮而贏得這場戰爭的最後勝利。

 

愛麗絲被殺後進入聖杯內部,聖杯早已經被人類的邪惡之心污染了,愛麗絲也不再是原來的愛麗絲了,被污染的聖杯就算實現勝利者的願望也只會造成人類的災難而已,贏得第四場聖杯戰爭勝利的切嗣知道聖杯被污染無法實現世界和平的理想之後自然不會許願,而要想盡辦法破壞聖杯阻止聖杯引發世界災難了。

 

看完第二十三話

如我上一話預料的,Rider最終不敵Archer王之寶庫的攻擊而敗亡,而Rider在與Archer進行最終決戰前就有心理準備自己將會輸掉這場決鬥,因為先前與Saber的戰鬥中就已喪失部份魔力,神威之車輪也被Saber毀了,在無法以全力與Archer戰鬥的情況下,得勝的機會很小,因此Rider特別交代韋伯要好好的活下去。

 

當Archer問韋伯是否要為Rider報仇時,韋伯遵照Rider的囑咐,再加上之前與他同居的老爺爺在屋頂上對他說的一番話,讓他明白珍惜自己的生命,因此得以全身而退,毫髮未傷。

 

老爺爺說:當你活到一定年紀時,就會覺得其實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值得你付出生命去爭取的,這句話說的不錯,如果人懂得知足,不過份追求自己難以達成的事物,就可以活的快樂,活的長久。反之就會鬱悶,影響健康,損害自己的生命。

 

到此終於揭露Berserker的真實身份,果然如我所想的,就是第一武士藍斯洛,從之前的劇情裡Berserker對Saber表現的極端恨意就可以猜出Berserker生前一定認識Saber,而圓桌武士當中最有名的就是第一武士藍斯洛。

 

當Saber知道Berserker就是藍斯洛時非常驚訝,想起以前Rider對她說的話:只知道一味去拯救世人卻不知如何去引導世人走向正途,看見喪心病狂的藍斯洛,Saber一定很後悔生前沒有注意了解他的感受,以致於他抱憾而終成為狂戰士。

 

為何藍斯洛會如此怨恨亞瑟王呢?我想下一話應該就會揭曉了,我想藍斯洛生前一定很愛亞瑟王吧!但是亞瑟王只想著拯救世人不斷征戰,完全忽視身旁如此愛護重視她的藍斯洛的內心感受,因為亞瑟王沒有回應他的愛,所以藍斯洛由愛生恨,藍斯洛是帶著對亞瑟王的恨意而死的。

 

下一話隨著BerserkerSaber擊敗消失後,雁夜也會因為身上的魔力被Berserker耗盡而死,永遠不可能實現用聖杯拯救小櫻的夢想了。也許Berserker在消失前因為Saber對他的關愛而恢復理智得到救贖吧!






創作者介紹

郁子的休閒小站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tekkaman
  • 很遺憾,對已經看過小說的我而言,切嗣不是愛的戰士。更正確的說,第四次聖杯戰爭是個完全的悲劇,切嗣反而還要從士郎那邊得到救贖。因為整個故事已經有一個明確的圓滿結局,所以虛淵就放手把它寫成一個大悲劇,到FATE/ STAY NIGHT的時候,真正意義上還活著的MASTER只剩韋伯。奈須說,整個FATE真正故事結局是HEAVEN'S FEEL路線的 TRUE END。
    FATE線及UBW線都不算是結局。因為藏硯老頭沒死
  • 原來我猜錯啦
    切嗣不是愛的戰士
    虛淵玄只會寫悲劇
    我看喜劇他寫不出來吧!

    照你說的TRUE END
    聖杯戰爭的最後贏家應該是韋伯囉
    因為他是唯一還活著的人
    士郎只是藉由人偶復活已經不是人了吧

    剛才查了一下
    聖杯是愛因茲被倫家做出來的
    令咒是間桐家開發出來的
    魔法源頭是來自遠坂家的地脈

    也就是說要完全杜絕聖杯戰爭這種互相殘殺的制度
    就要製造這種殘殺制度的三大家族的當家全都死了才能終止吧!
    因此只有三個家族當家都死掉的HF路線才是真正的結局了

    郁子 於 2011/10/09 23:26 回覆

  • tekkaman
  • 看到你猜錯實在很頭痛,因為講了就大捏HF線重要劇情






    --------------------------------------------------------------------------------------
    實際上是因為間桐藏硯,用刻印蟲把櫻製成了擬聖杯
    所以不解決間桐藏硯,他還是有機會能作亂的。
    再來FATE/ STAY NIGHT時,遠坂家當主已是凜,
    怎麼能讓傲驕女角死勒XD


    也因此櫻受到了間桐家人很多不合理的對待,ZERO小說裡就提示,
    櫻被送過去不久就被性侵了,因為處女元陰是貴重的魔力源,
    所以你才會看到一個眼神死掉,只像具娃娃般的櫻


    第四次聖杯戰爭最後的贏家是切嗣,韋伯是因為RIDER早先戰敗而得以全身而退
    綺禮雖然被切嗣殺死,但在接觸到聖杯內容物之後而得以行走於世間
    從那之後綺禮的心臟就不曾跳動過了
    英雄王也是一樣,接觸到聖杯內容物而得以持續存在10年
    切嗣因為接觸到聖杯內容物而提早衰弱病死,所以我才說到FATE/ STAY NIGHT的時候,真正意義上還活著的MASTER只剩韋伯。

    FATE/ STAY NIGHT的三條路線結局都是把聖杯破壞掉,但是聖杯降臨的場所,卻決定了是否完全根絕未來持續這種戰爭的可能性,HF線的降臨處所正好是魔力聚集陣(大聖杯)的所在,最後造成了該處的崩毀,所以才會說HF線才會把故事收掉,因為HF線才真正告訴大家聖杯戰爭的本質 (20個BAD END玩弄眾玩家的股間XD,全部BAD END的一半XD)
    SABER為主角的FATE線只能算是序章
    UBW線則是介紹"衛宮士郎"這個人

    我建議郁子去查
    1.三大家族的目的
    2.聖杯裡頭裝的是啥東東,這個可以從動畫版略窺一二
    這將有助於你了解劇情


  • tekkaman
  • 只要聖杯戰爭開始,愛麗就必死無疑,切嗣就算想逃也是沒用的
    因為她是聖杯容器,只要英靈的靈魂進入,她作為人的機能就會少一分
    等到四個英靈失敗的時候,她就幾乎喪失身為人的機能了
    士郎召喚的魔法陣,原本是愛麗請SABER畫下,
    幫助她維持身體機能的魔法陣

    究極的完成品是伊利雅,她的身體可以容納六個英靈才完全喪失機能
    代價是青春期前就會停止發育
    不過在HF線中,被撐爆的反倒是櫻,她只塞了四個就受不了了,臟硯將她的吸收能力提高,英靈失敗後會先被櫻給吸收
  • KONYA
  • 14集讓我見識到什麼叫做製作經費無上限這句話
    雖然這集只掛掉一位龍之介的主人~終於呀...有人掛掉了
    下集應該是賽芭會用黃金之劍來結束掉這家伙的線
    不過~~~我還是覺得這一集只是一般般而已
  • 這部作品的製作水準整體來說是不錯的
    劇情表現也很不錯
    沒有偏離原作奈須蘑菇創作的故事精神
    虛淵玄還是適合寫這種黑暗沉重的故事呀
    別再寫什麼賣萌的魔法少女了
    他不是賣萌的料

    郁子 於 2012/04/14 00:14 回覆

  • KONYA
  • 很燒錢的15集
    雖然製作經費與上一集一樣的華麗~但劇情沒什麼進展
    上一集從設定推測就可知道有對城寶具的人就只有英雄王與賽芭了
    英雄王說出不想幫忙之後就只剩下賽芭能解決掉海怪了
    但賽芭的手被封住~~~當然對應劇情的話自然會被解開

    而綺禮從第五次聖杯戰爭時的變態樣來看
    我到覺得綺禮比較像是在想受鬥爭時的喜悅感~像英雄王一樣
    從上一部英雄王在引導出綺禮的本性後...綺禮的個性就開始轉變了
    壞綺禮~壞壞綺禮
  • 對英雄王來說他只把聖杯當做一種可以拿來炫耀的收藏品而已
    因為他喜歡蒐集奇珍異寶所以才會有那麼多寶具可以使用
    而聖杯就像他擁有的那些寶具一樣
    也是一種珍貴的收藏品
    是否利用聖杯來實現願望他根本就不在乎

    對綺禮來說他參加聖杯戰爭
    是為了想了解自己存在的價值
    他是一個沒有生活目標不知如何理解人類感情的冷血生物
    因為英雄王的一番話
    讓他察覺到自己跟英雄王一樣
    是個喜新厭舊而且很享受那種將對手玩弄於股掌之中的快感

    綺禮從頭到尾都在算計別人玩弄別人
    將對手玩弄於股掌之中享受其中的樂趣
    唯有切嗣及雁夜的行動是他難以算計及玩弄的對象
    因此他對這兩人特別感興趣
    所以一直派英靈調查他們兩人的事情

    郁子 於 2012/04/16 23:35 回覆

  • 訪客
  • 綺禮沒有你說的那麼陰險狡詐啦wwww
    至少目前是

    不幫時臣只是因為雙方實力差距太大,讓他懶的出手
    本來他還想盡好弟子的責任幫師父補個尾刀
    but.....you know
  • 是這樣喔!
    我一直覺得他心機很重耶
    就連切嗣都很怕他看穿自己的底細及掌握所有的行動
    綺禮被切嗣視為這次聖杯戰爭最難對付的對手
    在12話之前他一直在算計對手的態度和行動
    然後配合時臣的要求採取應對的做法
    但是自從12話和英雄王的對話之後
    現在的他基本上已經不會聽時臣的話
    而是會照自己的喜好來行動
    為了想要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今後他會不擇手段地取得勝利
    就算殺死自己的恩師也在所不惜

    是英雄王點醒了他不要考慮別人
    只要順從自己的喜好去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就好了

    郁子 於 2012/04/17 20:05 回覆

  • konya
  • 一開始被解決掉的索拉微太過刻意~讓我想起斷頭的學姐
    聖杯的監察者怎麼這麼容易被解決掉
    而且監督聖杯大戰的組織看起來也不怎麼樣
    之後的凱納斯與槍哥被掛掉雖然看似有理但是怎麼想都很怪吧
    劇情與演出也越來越黑了~不過我是覺得黑的有點莫名其妙
  • 這部作品的劇情整體表現不錯
    但是前面12話的敘事步調讓人覺得拖戲
    而且一直在講道理猜測對手的行動

    到了第二部就沒那麼拖戲
    參賽者一個接一個地被幹掉
    聖杯戰爭的真相也慢慢浮出檯面

    郁子 於 2012/04/29 22:28 回覆

  • tekkaman
  • 真的要叫埋葬機關的人來當聖杯戰爭監察者嗎?那樣魔術協會是不會同意的
    因為埋葬機關那群人各個都很有問題,他們會不會因為心癢難耐自己跳下去玩聖杯戰爭都不知道,說不定作為監查者的他們還能夠得到令咒,
    綺禮之所以會早先得到令咒就是因為他其實是個欲望深似海的傢伙。
    如此必然會干擾到降靈儀式的進行。
    而且有埋葬機關的人在場的的話必然引起協會的猜忌,瓜田李下,還是派言峰璃正那種人畜無害又是真正神父的人去比較好。
    教會絕非武力不足,而是要避嫌。因為魔術協會追求聖杯的行為教會方面是同意的。
    索拉微不會魔術,她空有魔力卻沒有魔術刻印,戰力與一般人差不多,被舞彌解決掉只是剛好,打手是為了摧毀令咒。
    槍兵組自古幸運E(肯老師與槍兵正好是虛淵最愛婊的兩個類型)
    反正切嗣最後也是被婊得很慘XD
    而且第四次戰爭的撰寫目的就是要打SABER臉的。
    SABER的王之道被亞力山大與吉爾加美修轟得支離破碎,然後在由蘭斯洛特補上最後一擊,所以第五次的SABER根本就是垮了XD

    地圖砲迪爾穆迪應該有,不過他沒帶來。神話裡面的迪爾穆迪使用雙槍雙劍,是很厲害的角色。
    最後婊一下小圓,魔法少女小圓的劇情與假面騎士龍騎如出一轍,已經不能叫致敬而該叫做抄襲了,這樣也能得獎,我還真不知道日本的評審是怎麼想的。
  • 沒看過假面騎士龍騎所以不知道虛淵玄有抄襲他人作品
    不過他本來就不是寫萌娘百合的料
    魔法少女小圓是我目前看過他作品改編製作的動畫裡
    表現最差的
    所以就算木棉花出BD我也不會去買的
    抓網路版看看就好了
    偏偏小圓又是我看過唯一他真正原作的動畫作品
    其他像蒼色騎士及幻靈鎮魂曲都不完全是他寫的動畫劇本

    郁子 於 2012/04/29 22:22 回覆

  • tekkaman
  • 補充一點,每次的聖杯戰爭教會方都有派出參賽者
    第四次是言峰
    第五次是芭婕特,只不過槍兵組幸運E,芭婕特被言峰幹掉,槍兵被搶走
    所以監察人無武力正常來說是沒問題的,有教會方的參賽者COVER監察人。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